购物车 0
  • 查看我的购物车购物车中没有商品

收藏|

您好,欢迎光临春意谷!登录|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意文学院 > 第273章 一代玉人逝成碑—迷情的危险 陈平(完整版)

相关商品

浏览历史

第273章 一代玉人逝成碑—迷情的危险 陈平(完整版)


春意谷 / 2018-09-21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去的,一个人晃着步子,看着远方夕阳,一路晃荡一路抽烟。等到东帝会所的时候,一盒烟也抽了个干净。  
 
    “平子,你去哪了?刚还琢磨给你打一电话让你过来呢,你丫就来了。哇靠,这地方从此以后就是咱们的?太特么豪华了,哎呦,你是没瞅见过里面那些个妞,太正点了。就这地方——唉平子,我看你脸色不大好,是不是出啥事了啊?”本来还滔滔不绝的黑子,忽然转了话风,眼睛直瞅着我的脸。 
 
    我摇了摇头:“没事儿。一点小事。” 
 
    “一点小事?切,你别忽悠我了,小事至于愁眉苦脸着这样。得,你不跟哥们说,哥们也不逼你,还是一句话:哥们一直是你最强的后盾,喝酒砍人一句话。”  
 
    “好。那现在咱哥俩找个地去喝一杯?”   “走着。”   一前一后,我跟黑子进了东帝附近一家中餐厅,点了菜,要了酒,开喝。   我心情不好,一杯接一杯的喝,那个时候我心里就一个念头:彻彻底底的醉他娘的一次。黑子也不说话,我喝一杯他也陪我喝一杯,不到一会儿我俩已经喝了四瓶五粮液。餐厅服务员都被吓到了,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我跟黑子,估计她从来没有见过像我们这样喝酒的人吧。   “哈哈,忒他娘的痛快,好久没这么喝酒了。服务员在给老子拿四瓶五粮液过来。”黑子一拍桌子喝道。   “啊。好,好的。”美女服务员胆颤着去拿酒了。   很快,酒上来,黑子拧开酒瓶盖朝我递过来一瓶:“平子,瞅你这样子今晚上打算躺着出去了,啥都不说了,哥们儿陪你躺。”   “好。”我接过酒来,仰着头“咕噜咕噜”就往肚子里灌,那个时候我心里想着醉,根本不在乎这样喝酒会伤胃,连心都没了,要胃还有什么卵用。
 
    黑子也学着我的样儿拧开盖子就灌,完了抹抹嘴:“爽快!他娘的,咱哥俩比水泊梁山那帮爷们还爷们,哈哈哈。再来。” 
 
    “来——”我硬提一口气说道。那会儿我已经有些坐不住了,满脑星星。
 
    “砰——”一瓶酒刚灌完一半,我再也扛不住一跟头栽倒在了桌子底下,至于黑子倒没倒我不知道,最后结果一定是“躺”就行了。   怎么离开餐厅的我不知道,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睁开眼我发现自个躺在一床上,四周环境像是在宾馆里,黑子就躺在我旁边,醉得死死的,四仰八叉式。   我揉了揉有些晕沉的脑袋,撑起身体到饮水机接了一杯水喝掉,我水刚喝完,黑子也醒了过来。   后来我才知道,在我倒下后一秒黑子吩咐餐厅经理说等他也倒下的时候,让经理将我们弄到宾馆来休息。这小子后来将桌上剩下的酒全喝了,当然也醉得一塌糊涂。   “咋样平子,现在心情好点了吧?”出了宾馆黑子笑呵呵的问我。   “都特么一天一宿了,能不好吗?”   “哈哈哈,那就好。我还琢磨着你丫要是心情还不好,咋再去喝他娘的一顿。”   呃——   还喝?再喝就只剩尿了——   夜明,星稀。入秋后,气候稍微有些冷了下来,我让黑子一个人去了东帝,我则是去了大娱。 
 
    “陈哥,有一老头儿点名找你,说是你的长辈,我们不敢怠慢把他带到休息厅了。”我刚进大娱,客服经理叶丽跟我说道。   自从上次我跟她发生那样的关系后,张敏就把她调到了前厅,做了客服经理。   “老头儿?有说他姓什么了吗?”我心里有些疑惑,按理来说我在江宁这些事儿,家中亲属长辈是不知道的。   “说了,他说他姓汪。” 
 
    “汪伯!”我最先反应肯定是汪伯,当下连忙跑去了休息厅。   汪伯可是我的“师傅。”虽然他不承认,但是在心底我已经把他当做我的师傅了。要不是他传授我八极拳,或许我走不到今天,我心里对他一直很感激。   在休息厅里我见到了汪伯,他还是那样子,虽然年迈但是眼睛却炯炯有神,穿着一身笔挺干净的灰色中山装,脚下则是一双毛布底。 
 
    “汪伯,你怎么来了?”我显得很激动。
 
    汪伯慈祥的笑了笑:“事办完了,自然得来看看你。我刚从小姐她们那边过来。” 
 
    “嗯,婷姐她们怎么样?还好吧?” 
 
    “好。小姐要我替她嘱咐你句话:她说天冷了,让你出门在外多添一件衣衫。”   听到汪伯这么说,我心里顿时感觉暖暖的。婷姐一直像个大姐姐般照顾着我,对我无微不至,唉,可惜——   “汪伯这次来不走了吧?” 
 
    汪伯点了点头:“嗯,暂时不走了。留下来帮你,不光是我的意思,也是小姐的意思。”  
 
    “谢谢你汪伯,有你帮忙我顿时感觉轻松多了。”我笑着说道。 
 
    “你呀,其他没学好到学会贫嘴了。我问你我教你的拳法练得怎么样了?没有偷懒吧?” 
 
    我连忙摇头:“没有,我每天都坚持练习的。不信?要不你考考我?” 
 
    “好。那我就考考你,走,到下面广场上,伯伯陪你练练看你最近长进了多少。” 
 
    我跟汪伯出了大娱,到楼前一广场上,摆开架势练了起来。我攻他守,最开始的时候我没敢用全力,汪伯不乐意了说就我这两小子还跟他藏私呢,让我用全力。 
 
    一直练习了差不多三十来分钟,我累得气喘吁吁,反观汪伯像个没事人似的:“还不错,算是小有成就了。持之以恒,方能成大器。”
 
    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江湖路还需任重而道远。 
 
    “叮铃铃——”正在这时,忽然的我兜里的电话急促响了起来,电话是黑子打过来的。   我才刚一接起,黑子就急道:“平子不好了,出事了。王经理她——” 
 
    “王悦?她怎么了?”   “死了。”   “什么?王悦死了?”
手机微信扫一扫,使用手机微信小程序阅读此文章

用户评论(共26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审核通过的用户评论
近期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Copyright © 2007-2018 春意谷(成人网站、成人保健用品网站、性生活用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证:赣ICP备13006296号

赣州春意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

国家级信息化示范试点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