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 查看我的购物车购物车中没有商品

收藏|

您好,欢迎光临春意谷!登录|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意文学院 > 第265章 透心凉—迷情的危险 陈平(完整版)

相关商品

浏览历史

第265章 透心凉—迷情的危险 陈平(完整版)


春意谷 / 2018-09-19
    我也是醉了,我哪有隐瞒她啊。跟她合作的时候我还不认识刘鑫呢,这妞还真是不可理喻。 
 
    “红姐,我跟刘鑫真是朋友关系,哦,对了。就在前几天我跟他交了兄弟,他叫我一声哥。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关系,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我已经把该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我摊了摊手解释道。
 
    “真的?”陶红眼睛紧紧盯着我,像是要从我脸上看出一些什么。
 
    盯了好半晌她才收回了目光,嘴角勾起一抹诱人的弧度:“好吧,我相信你说的。我问你,你知道刘鑫他家是干嘛的吗?”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就知道他是当兵的。”
 
    对于刘鑫家世如何我确实一无所知。
 
    “不知道?”陶红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看着我,语气显得有些吃惊。
 
    “真不知道。”
 
    “不得不说陈平你赢了,你居然连刘鑫家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就敢跟他称兄道弟。”陶红摇了摇头感叹道:“刘鑫家很厉害,他爸爸是sheng阳军区副司令员,他还有一个哥哥叫刘东,飞鹰特战队的队长,中校军衔。至于他的爷爷那就更不得了了,抗日老兵,享受副国级待遇。你能跟刘鑫这种人交上朋友,不得不说你运气真的实在太好了。”
 
    “我靠,刘鑫这么牛逼!”当时的我感觉就跟被电了一下似的,好半晌没回过神来。想过刘鑫家很牛掰,但是没想到这么牛掰,难怪黄文聪那帮公子哥在刘鑫面前完全不敢有一点脾气,尼玛,这么强势谁不怕啊。
 
    “看来你还真不知道。”陶红摇了摇头不知道在感叹什么。
 
    过了好一回儿,她说道:“坐吧,想喝点什么?”
 
    我说:
 
    “不用不渴,不介意的话我抽支烟。” 
 
    “不行!我讨厌烟味,要抽出去抽完了再回来。”陶红皱眉道。
 
    “那我还是不抽了。”我又把烟装了回去:“红姐,你找我过来不会就是想问我刘鑫的事吧?是不是还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陶红点了点头:“除了这事以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得告诉你。” 
 
    说这话的时候,陶红面目表情很严肃。我心里也突感到了不妙,连忙问道:“什么事?”
 
    “不管江云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但是你最近务必千万小心,江家肯定会把怒火发到你头上!刘鑫只能帮你顶住正面的压力,但是暗地里他可护不住你,你还得靠我。”
 
    这事刘鑫一早就跟我提过,我自然放在了心上。这次陶红又提,可见事态发展貌似不是我想的那样好。
 
    在我想来,江家只要没有掌握住我做掉江云的确切证据,应该不会把我怎么样。现在看来是我想的太天真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确实陶红说的对,刘鑫虽然家世好但也只能帮我抗住正面的压力,暗地里还得陶红这种在江宁盘根交错了多年的一姐扛鼎。
 
    这段时间太顺了,让我有些膨胀。
 
    我郑重的点了点头:“谢谢红姐提醒,这事我一定会记心上的。对了,我有件事想问问红姐,你知道江家的详细情况吗?江洪除了江云这个儿子以外还有没有其他子嗣的?”   江洪是江云老爸,江家掌舵人。我有让人调查过江家,但是得到的东西很少,甚至还没有婷姐告诉我的多。陶红跟江家明争暗斗闹了这么多年,她知道的情况应该无人能及。   正好借这个机会向陶红打听一下。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只有了解对手得更清楚,才能更好的去应付。
 
    让我疑惑的是,在我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陶红明显娇躯轻微震了一下,面目表情刹那间闪过一丝痛苦,虽然很快就掩藏了下去,但还是被我察觉到了。忍不住我在心底想道:陶红肯定跟江家有大仇,要不然不会有这种反应。
 
    当然了,陶红不说我也不好问,毕竟这是她的私事。
 
    好半晌陶红幽幽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让我很意外的话:“想听故事吗?”
 
    故事?   我错愕了一秒点了点头,眼睛紧紧看着陶红,准确的说看着她面纱底下隐现的略显苍白而憔悴的脸颊,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陶红这般表情,她表情里充满了浓浓的哀伤,眼睛暗淡无光,呼吸稍显急促,还未开口,却让我从她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像是步入了灰色世界里一般,浑身被落寞和凄凉所包围。
 
    我从来没有想过强势如木兰抗帅夺旗的她,会有这样的表情和忧伤,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事?
 
    那个时候的她让我心里产生了一种想要疼她,爱抚她的冲动。
 
    虽然这种感觉很淡,但我确实是产生了。女人再强势她终究还是一个女人,在男人的潜意识里,女人嘛就是该用来疼的。整天绞尽脑汁跟人打打杀杀那是男人干的事儿。
 
    忍不住,我把手往陶红那边伸了过去,我想轻轻拍一下她的后心,用这种笨拙的方式安慰一下她。
 
    或许是陶红沉浸在回忆里,没有一下回过神来,我把手朝她伸过去的时候她都没察觉,直到我的手放到她的后心,我轻轻拍了一下—— 
 
    也就只拍了一下,忽然的,陶红浑身紧绷起来,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更像是一块坚硬的石头,我的手心感觉到的不是温暖也不是柔软的适感,而是一阵冰凉彻骨的寒意。 
 
    天?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敏感,我只不过才用手轻轻拍了她一下,她居然反应这么大? 
 
    我的手扬在半空,正琢磨是不是继续的时候,两道冰冷而充满杀气的目光顿时就锁定住了我,陶红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冷道:“再敢拍一下,死!”
 
    呃!冷,太冷了。我从来没有体会过一个女人身上居然能散发出这般冻骨寒心的凉意。   毫不夸张的说,那个时候我有些害怕,手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僵在半空,拍也不是,不拍也不是。
 
    “咕噜。”我暗暗咽了一口吐沫,几经挣扎,咬了咬牙拍了上去——
手机微信扫一扫,使用手机微信小程序阅读此文章

用户评论(共26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审核通过的用户评论
近期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Copyright © 2007-2018 春意谷(成人网站、成人保健用品网站、性生活用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证:赣ICP备13006296号

赣州春意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

国家级信息化示范试点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