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 查看我的购物车购物车中没有商品

收藏|

您好,欢迎光临春意谷!登录|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意文学院 > 第264章 美,并不是一种体面!—迷情的危险 陈平(完整版)

相关商品

浏览历史

第264章 美,并不是一种体面!—迷情的危险 陈平(完整版)


春意谷 / 2018-09-19
    东帝会所跟大富豪娱乐会所一样,都是江宁首屈一指的夜总会。陶红约我在这里见面,我估计“东帝”也是陶红的产业。
 
    这女人还真是牛逼,不声不响的就坐拥两大娱乐会所,难怪人脉关系这么宽广。要这两家娱乐或所在我手里,我一样玩的有声有色。
 
    我赶到东帝的时候才八点多钟,人比较冷清,只有寥寥几个工作人员在清扫卫生。   “请问是陈先生吧?”正当我疑惑找一个人问问情况的时候,忽然的一名着黑色劲装的女人从远处走了过来。
 
    女人我认识,正是上次在香格里拉大酒店拦住黑子并揍黑子那个“泼辣女,”叫什么纯姐。我可记得黑子可是扬言要日了这个女人的,平常没少跟我打听这妞的情况,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了。
 
    我笑了笑:“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纯姐?”
 
    纯姐看了我一眼,语气淡淡道:“红姐在顶楼等你,跟我来。”说着,她转身就走,从始至终都就只跟我说过两句话。
 
    我盯着她丰腴的翘臀看了一眼,心道:妈蛋。这个女人还挺高冷的,拽得很。等回头看黑子怎么弄死你。
 
    跟在纯姐身后,很快,我们乘坐贵宾VIP电道上了顶楼。
 
    东帝楼高33层,占地面积达两千多个平米,气势磅礴,外表雄势。就连内部装修也是豪华大气,琳琅瑰丽,一路走来,可谓亮瞎了我的钛合金双眼。就这手笔,十个大娱盛世都比不上。 
 
    “红姐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到了地方,纯姐给我指了门,让我自己过去。
 
    我点了点头,走了过去敲响了门:咚咚咚——   “进来。”里面传来陶红性感的声音。   我推门而入,眼睛所到之处——我的天,这是办公室?也太奢侈了吧?
 
    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水晶地板,一低头能清晰的看到我的身影,整个办公室大约八十来个平方,很宽敞,里面宛若一小型私人会所,家电齐全,应有具有。饶是我这种不识货的乡巴佬也感觉像是进入了“皇宫大院”一般,太特么奢侈了。
 
    再观陶红,这妞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正靠在一豪华沙发上小口抿着,她的脸上仍然戴着面纱,透过薄薄的面纱我能隐约看到她倾城靓丽的容颜,一想到那夜惊艳,我心底不禁心神一荡,一种很怪异的感觉悠然滋生。
 
    她身上穿着一条橘红色的长裙,裙摆成雪纺裙样式,层层重叠,美轮美奂。晶莹似玉一般的玉臂光滑无暇,脖颈处挂着一玉佛像吊饰,脚下——没有穿鞋,光着两个脚丫子!   天,她的脚,好美。那是我见过最美的一双脚,精致而小巧,迷人而深醉,特别是指甲上那粉红色的指甲壳宛如一枚摄人心魄的小锥子,锥锥刺心。
 
    那一霎那我看呆了,眼睛直勾勾的抽着她漂亮的脚丫,心里就跟被什么揪了似的,一阵一阵跳。
 
    “喜欢这里吗?”陶红伸手揽起面纱一角,轻浅了一口咖啡,语气不淡不温。
 
    “啊——喜欢。”好半晌我才反应,打了个哈哈说道。
 
    奶奶的,这定力不行啊,怎么看她一眼感觉魂就给她勾了去了,这女人身上有毒,巨毒! 
 
    “喜欢我可以送你。” 
 
    “啥?——你要把这里送我?”饶是我内心抗压过强,还是忍不住惊讶到,听她的意思是要把东帝送给我?
 
    “红姐,你——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你做的事让我很开心,我开心送你一点礼物不可以?”陶红似笑非笑,意味深长。
 
    “咯噔。”我心里咯噔一跳,这陶红说的不会是指江云死亡事件吧?
 
    想到这,我连忙装傻充愣:“红姐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我做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
 
    陶红眼睛直盯着我,语气很平静:“陈平,收起你那全是破绽的伪装吧,装傻充楞可不是你的作风。大丈夫能屈能伸,敢作敢当,你做了什么事就不需要我点破了吧?”   大丈夫能屈能伸是不假,要是不能能屈能伸的话那还叫丈夫?那个叫太监。
 
    但是让我想不明白的是,我都没表现出什么来啊,为什么说我的伪装全是破绽,我还就不信陶红识人相面能这么牛逼。
 
    我看着她:“红姐你说笑了,我有什么破绽的?我不就是看了你几眼吗?我承认确实流露出对你的爱慕和欣赏那种意思,反正你懂的。我记得第一次跟你见面的时候我就说过,我要弄你!你也没有反驳对不对?虽然现在我还没有能与你披靡的势力,但是我相信这一天不会太久的。”
 
    陶红并没有生气,还是很平静:“你身上的破绽太多了,第一,我给你打电话让你过来的时候你显得有些急促,连问都没问我找你什么事你就答应了,而且你来的速度也证明了你心里的焦急!往常的你可不会这样。第二,你在害怕,虽然你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但是你还是怕,怕江家调查出来,对你报复。第三——”
 
    陶红还想说,被我打断了:“好了,红姐江云死这事不也正是你乐意看到的吗?何必要纠结他是怎么死的呢,你说是吧?你找我过来,不会就是想跟我谈这个的吧?”
 
    这女人心思还真是缜密得不行,既然这都能猜到,果然一姐不是虚的。
 
    陶红笑了,第一次笑:“你说的不错,江云死得越惨我越高兴,这件事你告不告诉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把东帝送给你,顺便问一问你刘鑫跟你到底什么关系?”
 
    嗯?
 
    我眉头微微蹙了蹙,看着她:“你真想把东帝送给我?无偿?”
 
    “是。要说有偿的话,我刚才已经说了,我想知道你跟刘鑫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个啊,我跟刘鑫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罢了。”确实是朋友关系,这一点我也不用藏着掖着。 
 
    “普通朋友?”陶红眼睛紧紧看着我:“普通朋友能得罪江家把你从监室里捞出来?普通朋友会给你撑场面,让江宁这帮公子哥亲自给你道歉?陈平,你太不厚道了,居然隐瞒了我这么重要的消息,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
手机微信扫一扫,使用手机微信小程序阅读此文章

用户评论(共26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审核通过的用户评论
近期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Copyright © 2007-2018 春意谷(成人网站、成人保健用品网站、性生活用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证:赣ICP备13006296号

赣州春意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

国家级信息化示范试点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