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 查看我的购物车购物车中没有商品

收藏|

您好,欢迎光临春意谷!登录|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意文学院 > 第248章 不是人受的罪一帘梦—迷情的危险 陈平(完整版)

相关商品

浏览历史

第248章 不是人受的罪一帘梦—迷情的危险 陈平(完整版)


春意谷 / 2018-09-12
    我一脚踩灭烟蒂,深呼吸了一口气朝老头儿走了过去。  
 
    他们要找的人是我,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帮人把我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基业给封掉。  “这位长官你好,请问你们是来抓一个叫陈平的人吗?”我大着胆子说道。  
 
    老头目光如电在我身上扫了一眼:“你是谁?”  只是这一眼就让我忍不住打了一冷颤,好家伙,不愧是当.兵的,气势很足。  
 
    “我就是你们要抓的人。”  “你?”老头儿眉头蹙了蹙,盯着我看了两眼,见我不像是说谎,冷眼扫了我一眼:“你胆子倒是挺大,打了人不跑,还敢自投罗网。”  我鼓足勇气说道:“我打人是因为他们该打,又没做错什么干嘛要跑,要是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是会打。
 
    看您老也是铁骨铮铮的血性人,我想你不会因为我打了你儿子而包庇他犯的错吧?”  “哼!我孙尚虎还不至于糊涂到那个份上,要是我养那小王八蛋确实犯了错,那被打了也得受着。但是要不是这样的话,哼,后果你应该明白!”  “呼——”我松了口气,好在这孙尚虎讲道理,要不然可就完蛋了。  
 
    大娱门口发生这么重大的事,很快就引起了张敏他们的注意,正在我跟孙尚虎说话间,忽然的黑子领着大牛带着一帮兄弟冲了出来,看到我被一帮特.警围在中间,黑子立马就炸了:“草!还有没有王法了,谁特么敢动我兄弟一下,试试!”  嗯?  一听黑子这话,孙尚虎眉头立马就蹙了起来,寒着脸看了一眼黑子冷哼道:“哼!不知天高地厚!把他们全部给我拿了,胆敢反抗,就地处决!”  呃!  我冷汗惊得簌簌直冒,尼玛黑子这下闯了大祸了。眼前这帮人是啥人啊,可都是些不要命的大头兵,而且人手里全是清一色的硬家伙,你一混子跟当bing的硬刚,不是厕所里点灯笼找死吗?  
 
    我连忙往前一步拦住孙尚虎,点头哈腰道:“孙长官你别跟他见劲,我哥们脾气有点儿冲,说了什么话你就当是个屁放了,当不得真。
 
    打人的就我一个,我愿意跟你们走,求您别为难他们。”  一边说着我连忙朝黑子使眼色,让他别乱来。黑子这人哪都好,就是脾气太冲了,根本不会考虑什么人该招惹什么人不该惹,完全就一火爆性格。
 
    “哼!”孙尚虎冷哼了一声,斜睨了一眼黑子:“都特么给我老实一点!别以为手里提根烧火棍就可以无所欲为了,在江宁这地界上我最见不得就是你们这种人,今天我网开一面不跟你们计较,统统给我滚回去!”  那一声“滚回去,”直把除了黑子大牛意外其他兄弟吓得腿脚直抖,可见孙尚虎到底气势有多足。 
 
    黑子正欲顶嘴过去,我吓得一个瞪眼连忙瞪向他,拼命的朝他使眼色。那个时候,我魂都吓出来了,这尼玛黑子只要再敢说个不字,那后面代表的是什么,我不敢想象。  
 
    黑子对我讲义气,我懂。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我捅了天王老子,就算所有人弃我不顾,黑子他也不会!哪怕此刻我只要说一声:干。黑子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冲上来跟这帮人斗个你死我活,哪怕他面对的全是枪口!  但是,我不会这么做,也不能这么做!要是真这样做了,那我的结局肯定就跟以前我们镇上那混混头一样,永无天日。  这个社会并不是你有胆子就能吃得开的社会,得靠脑袋,靠给人装孙子,靠——  总之太多太多了,我害怕极了,甚至于说得夸张一点,我眼睛看向黑子的时候都是“猩红”的,我怕他不听我劝一意孤行,那样不仅害了他也害了所有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
 
    好在的是黑子忍住了,他看了我一眼两眼很多眼,很不舍,最后咬了咬牙:“撤!”带着一帮兄弟撤了回去。  “呼——”我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带走!”黑子他们刚走,孙尚虎看了一眼身旁一位身着te警制服的男子,命令道。 
 
    “是!”  这名特.警一挥手,立马有两个手下上来按着我,戴上了手铐给塞进了防爆车里。然后我就被带到了市公安特警分.局。  到地方以后,孙尚虎特地交待了特.警队一名长官,说是这边审问清楚以后把结果通知他一份,要是我说的有假,他第一个就要蹦了我。 
 
    当晚我就被关押进了一小黑房子,主要是我第一次来这里,也不知道这里面的情况。可谓两眼一抹黑。  进来的时候,我身上所有东西都被没收了,手机,钱包,香烟——总之除了一身衣服以外,其他东西全部收缴。  这可把我憋死了,想想,一个人待在一间黑布隆冬,臭不拉几的地方,没人陪你说话,能陪你的就一副冰凉的手铐和一张硬邦邦的高低床,那是种什么滋味儿。连抽根烟解解闷都是一种极度奢侈。
 
    睡觉?睡不着,不说气味难闻,臭气熏天,我估计特么这里是不是专门装大便的?太特么臭了,只要我一呼吸就忍不住作呕。那股味儿就连我也说不清到底是股什么味儿,反正我是没闻过这么冲的味儿。  还有蚊子飞蛾贼多,自打一进里面,耳边“嗡嗡嗡”的就从来没有停过,就这会儿功夫我都不知道被多少只蚊子 给“亲了嘴”身上痒得不行,可怜的是抓痒都是一种奢侈,手被拷着,抓不了。  
 
    没办法,我只能不停得晃着身子,驱赶这帮该死的“蚊子和飞蛾。”也不知道它们是有多久没吃过“肉”了,我越晃飞上来的越多,草!真是特么日了狗了。 
 
    这一夜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渡过去的,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我整个人完全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脸上,脖子上,手上,只要没有被衣服遮到过的地方,肌肤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红色斑点,头发乱糟糟的,就跟大街上乞讨的没啥两样了。  
 
    让我郁闷的是,我想着天亮了至少有个人来问问我啥情况吧,可尼玛一直到下午三点多都没人过来,把我饿得肚子咕咕直叫,那遭遇别提有多惨了,根本就不是人受的罪。
手机微信扫一扫,使用手机微信小程序阅读此文章

用户评论(共26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近期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Copyright © 2007-2018 春意谷(成人网站、成人保健用品网站、性生活用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证:赣ICP备13006296号

赣州春意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

国家级信息化示范试点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