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 查看我的购物车购物车中没有商品

收藏|

您好,欢迎光临春意谷!登录|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意文学院 > 第225章 来“日”方长—迷情的危险 陈平(完整版)

浏览历史

第225章 来“日”方长—迷情的危险 陈平(完整版)


春意谷 / 2018-09-01
    听我提及这事,谢潇潇脸一下就红了,她显得有些拘束,吞吞吐吐的说:“这——这个——”
 
    “潇潇姐,你不会是打算不认账了吧?那可不行,把合同资料还我。”我作势去拿资料袋。
 
    谢潇潇连忙将手扬起避开不让我拿到:“呀,陈平你别着急呀。我又没说不,不答应你的。”
 
    “真的?”我显得很兴奋,像谢潇潇这样的女人对男人的诱惑可是很强的,我做梦都想跟她发生一点什么事,这下机会总算来了。
 
    以前跟她虽然偶有发生,但是都是半推半就下进行的,都没真正进去过她的身体。
 
    趁热好打铁的道理谁都懂,我连忙上前抱住谢潇潇的腰:“那好,我要你现在就跟我做。”
 
    谢潇潇脸都绿了,连忙伸手推了推我,急道:“陈平,你快放开呀。今天不行,改,改天好吗?”
 
    我那个郁闷别提了,到嘴的肉难道还让它飞了?
 
    我一口说死:“不行,改天要是你反悔我找谁哭去啊。我看今天不错,就今天吧。”
 
    “今天真的不行,我,我不方便。”谢潇潇脸红着低下了头。
 
    不方便?
 
    “什么意思啊?难不成你大姨妈来了?”女人一说不方便,我就联想到了这上面。
 
    谢潇潇羞涩的点了点小声的“嗯。”了一声。
 
    呃——
 
    真是日了狗了,都这份上了,这女人居然来了大姨妈!心情有多糟糕可想而知。
 
    我有些狐疑的看了她两眼,暗想这女人不会是骗我的吧?难说。要不然怎么偏偏这事就让我给碰上了?
 
    兴许是察觉出了我的想法,谢潇潇白了我一眼,有些生气的从兜里掏出手机,点开一款女性生理期周期软件指着上面的数字:“喏,不信你自己看,今天是不是我的生理期。”
 
    我表面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我不相信谁也不可能不相信潇潇姐啊。”暗地里则是把眼睛往手机屏幕上瞄了好几眼,这一看我心底顿时就跟被冷水浇了似的,浑身冰凉凉的,得,今天还真是这妞的生理期,妈的,怎么啥倒霉事都让我给赶上了,本来好好的心情,愣是搞得我跟个苦瓜似的。
 
    “哎,陈平。你什么表情啊,我又没说不答应你的,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会守约给你一次的。等我身体好了,我,我就给你。”谢潇潇咬牙道。
 
    “真的?那你可得说话算话啊,我可等着你的电话呢。”人都这样说了,我也没啥办法。
 
    总不能不顾谢潇潇身体状况,硬来吧?
 
    虽然今天不能得偿所愿,但是吃点她豆腐啥的还说得过去,我伸手在她翘屁股上揉了几把,这才将她放开了。
 
    “潇潇姐,谢姨呢?怎么进来这么久了也没见她的人?”
 
    谢潇潇白了我一眼:“小姨去医院检查身体了,最近不舒服。”
 
    医院?
 
    我心里顿时打了冷颤,猜想:不会是被我弄得吧?毕竟上次把人谢琴搞得确实挺惨的,都打摆子了。
 
    “什么情况啊?严重吗?”我旁敲侧击打听起来。
 
    谢潇潇摇了摇头:“具体我也不知道,最近就常爱犯困,还特能吃。我估计可能是休息不好吧。”
 
    我松了口气,只要不是那方面的病情我就放心了。
 
    跟谢潇潇闲扯了一会儿,我就离开了她家,下午卡莲有个集团会议要开,谢潇潇收拾打扮一番,穿上她平时精致的OL办工套装高高兴兴的去参加会议去了,我则没有跟着去。
 
    反正已经将卡莲交给她了,剩下也无非是些琐事而已,以谢潇潇的手腕很容易就能搞定的,我去了也起不到多大作用。
 
    我刚离开别墅不久,忽然的我兜里的电话就急促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是黑子给我打过来的。
 
    连忙接起:“喂,黑子。啥事儿?”
 
    “平子,你现在在哪儿啊?你赶紧过市人民医院来一趟,簸箕让人给捅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呢。”
 
    “什么?簸箕让人给捅了?好,我马上到。”
 
    挂到电话,我连忙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市人民医院。
 
    手术室走廊外,黑子跟大牛连带簸箕其他几个兄弟都在,焦急的等待着。
 
    我连忙走了上去问道黑子:“什么情况?医生怎么说?”
 
    “不太好,肚子上让人捅了两刀,肠子都出来了,是簸箕一个兄弟今天早上才发现的。医生说得做手术,具体情况如何,还得看手术效果如何。”
 
    “谁发现的?”我把目光移向簸箕几个兄弟。
 
    “陈哥,是我发现的。”一名长得很壮实的男人走了上来说道:“今天早上我跟往常一样去换班,在夜总会一楼卫生间里发现的箕哥,我当时就慌了,就连忙通知黑子哥了。”
 
    “夜总会卫生间里发现的?当时有其他人在场吗?”
 
    “没有,我发现的侍候,簸箕哥已经倒在血泊里了。”
 
    我点了点头:“好了,我知道了。既然事情已经出了,焦急也没有,等医生怎么说吧。这件事我一定会给簸箕给大家一个交代的,你们留在这也没用,先回场子里去吧。”
 
    “平子,这事我琢磨着肯定是凌晨时候才发生的,凌晨以前簸箕都跟大牛在一块儿,不可能会出事。估计被人踩了点,下的黑手。”黑子补了一句。
 
    我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很明显,这事儿肯定是有人故意干的,具体是谁还得等簸箕从手术室里出来当面问问他情况。不管是谁,伤了我陈平的兄弟,这笔账就特么得算!”
 
    我们一直在手术室外等了将近两个多钟头,手术才结束,医生刚出手术室,我连忙跑上前去问医生簸箕情况如何。
 
    医生说命是抢救回来了,具体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得观察。
 
    我松了口气,只要命保住了,就有希望。
 
    簸箕一连昏迷了一天一夜,才悠悠转醒过来,他醒过来的时候是晚上十二点多,那个时候我还在夜总会里,照顾他的兄弟给我打了电话,我才赶了过去。
 
    “陈,陈哥。我——”
手机微信扫一扫,使用手机微信小程序阅读此文章

用户评论(共26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审核通过的用户评论
近期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Copyright © 2007-2018 春意谷(成人网站、成人保健用品网站、性生活用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证:赣ICP备13006296号

赣州春意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

国家级信息化示范试点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