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 查看我的购物车购物车中没有商品

收藏|

您好,欢迎光临春意谷!登录|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意文学院 > 第190章 悲催的黄老虎—迷情的危险 陈平(完整版)

浏览历史

第190章 悲催的黄老虎—迷情的危险 陈平(完整版)


春意谷 / 2018-08-14

    在我藏身的同时,王悦风情万种的下楼迎接黄老虎去了。

 
    没过多久,黄老虎跟王悦的脚步声就从楼梯口那边传来,期间还夹杂着两人打情骂俏的声音,我听了直起一身鸡皮疙瘩。
 
    “宝贝儿,好久不见我可想死你了,今天晚上一定好好陪我玩玩,东西我都准备好了。”黄老虎的声音。
 
    “讨厌死了,今晚可是人家的生日,刚来就想跟人家那样子,你是爱我的人还是爱我的身体啊。你准备了什么东西啊?”王悦发嗲的声音,让我浑身一颤。
 
    黄老虎哈哈大笑声:“都爱,都爱。好东西,你猜猜?”
 
    “我才不猜呢,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边说着,很快黄老虎跟王悦就来到了二楼,我藏身的地方是一个小型储物间,稍微把门打开一条缝隙,就能清晰的看到外面什么情况。黑子他们则藏在楼底下。
 
    我把门打开一条缝隙,这时候很容易就看到了他们,黄老虎今天打扮得油光粉面,皮鞋擦得贼亮,一双眼睛总是有意无意的盯着王悦胸前饱满,凶光毕现。
 
    “你怎么知道不是好东西?”黄老虎笑着说。
 
    说着黄老虎伸手入怀摸出一包装精致的礼品盒打开,从里面取出一条亮闪闪的水晶钻石项链:“喜欢吧?我特意花大价钱给你买的,来我帮你戴上。”
 
    “啧啧,不错,很漂亮。笑一个,对,就这样。我就喜欢你这股骚劲儿,哈哈。”
 
    黄老虎放声大笑,顺手在王悦翘臀上拍了一把:“几天没摸又翘了啊,一会儿帮你过了生日,我们玩点刺激的。”
 
    “呀,黄哥你轻点,痛呢。”
 
    “这才拍一下就痛啦?一会儿我会让你更痛呢,瞅瞅这是啥。”说着,黄老虎笑眯眯的从兜里摸出一黑漆漆的玩意。
 
    呃——
 
    我定睛一看,顿时整个人就不安生了。尼玛,这黄老鬼真是会玩,来就来吧,还特么随身携带这种情趣玩意儿,真尼玛变态。黄老虎带来的东西正是女性解决生理需求用到的东西,自wei器。
 
    而且还是大一号的,看着就掺人,也太特么壮实了。
 
    王悦浑身一抖,整个人面色就变了,盯着这东西语气不稳:“黄哥,你好变态啊,这东西这么大你想弄死我吗?”
 
    “哈哈哈。”黄老虎一阵大笑:“大才过瘾嘛,走了宝贝,先给你过生日,黄哥可是为你准备了玫瑰花呢。待会儿你试试就知道了,这玩意可老贵了,我花高价从国外购来的,材质舒坦着呢,跟真人差不多。”
 
    “切。我才不相信呢。”
 
    两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了早就准备好的餐桌这边,餐桌上摆了一个大蛋糕,在上面插了蜡烛,摆了红酒,高脚杯。为了营造气氛,王悦走过去顺手把客厅灯光调成粉色,暧昧气息很足。
 
    黄老虎把玫瑰花放到一旁,掏出火机将蛋糕上的蜡烛点燃,拉着王悦吹蜡烛许愿。张着一张大嘴巴,为王悦唱了生日歌,歌声堪比国足,要多蹩脚有多蹩脚,要不是怕提前暴露身份,这时候我真想放声大笑。太特么难听了。
 
    “宝贝儿,许了什么愿啊?”黄老虎笑着揽着王悦香肩,吧唧就在王悦脸上亲了一口。
 
    王悦一副嫌弃的样子,但是没敢发火:“你猜?”
 
    “我猜是不是想让你黄哥好好爱你,哈哈哈。”
 
    丫脸皮真厚,够贱。
 
    黄老虎贱笑着,一把将王悦搂在怀里,伸出一只咸猪手就朝王悦胸前抓去。
 
    “呀,黄哥你别这么急嘛,人家生日都还没过完呢。”
 
    “宝贝,想死我了。先让我爽一下再说,可是好久没有享受过你了。”不由分说的,黄老虎一把将王悦扑倒在大沙发上,几下脱了裤子,挺着一肮脏玩意就朝王悦压了上去。
 
    草,这老鬼急不可耐了。
 
    王悦都快哭了,一双眼睛囧囧盯着我藏身的地方,显然在询问我的意思。原本按照我的意思是想让她趁着烛光晚餐的时候从黄老虎嘴里套出点有用的消息来的,可是黄老虎这么猴急,自然没了机会,看来只能用硬的了。
 
    “刺啦——”就在这时,黄老虎一把将王悦下身的包臀裙暴力的扯坏了,王悦裹着黑丝的两条美腿左右大开,高跟鞋尖晃来晃去,好不诱人。黄老虎正好骑到了她两腿中间位置,黑色的性感蕾丝裤裤格外惹眼,黄老虎急不可耐的伸手就去扒。
 
    “黄哥,别,我来了亲戚。”王悦急道。
 
    黄老虎欲火攻心,根本没理会王悦:“来了亲戚更好,弄起来滑溜。”
 
    草。这特么的真是畜生啊,居然这种话都说得出口,该死!
 
    “黄哥——”王悦急了,眼看局面就要失控。
 
    我知道不能看下去了,连忙开门顺手从储物间里抄了一条破凳子提在手上,走了出去。
 
    黄老虎此刻正在兴头上,加之屋内灯光有些昏暗,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向他靠近,满口污言:“宝贝,我来了。”
 
    “砰。”我上去就是一凳子狠狠砸在了这老鬼的脑袋上。
 
    “啊。”黄老虎吃痛,大叫了一声,身体不听使唤“噗通”一声一个踉跄就滚到了沙发底下,抱着脑袋哀嚎不已,鲜血很快就顺着他脑袋上流了下来,样子极其狼狈而滑稽。
 
    待看清楚是我偷袭的他,黄老虎咬着牙恨不得将我就地杀死:“陈平,是你!”
 
    “正是你爷爷我——砰——”趁你病要你命,我扑上去左右开弓,破木凳子顷刻间四分五裂,黄老虎惨叫声不止。
 
    “别打了,别打了,啊——”
 
    “呸。老王八,你不是要弄死老子吗?爷先弄死你!”一口唾沫碎到黄老虎脸上,我提脚就踹,踹高兴了,这才作罢。
 
    黄老虎已经奄奄一息了,浑身赤果果的,躺地上跟条死鱼似的直翻白眼,脸上全是血。
 
    王悦吓得直抖,我扫了她了一眼:“先进屋换身衣服去吧,好戏还在后头。”
 
    “啊——好。”反应过来,王悦光着脚丫子就跑进了房间。
手机微信扫一扫,使用手机微信小程序阅读此文章

用户评论(共26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近期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Copyright © 2007-2018 春意谷(成人网站、成人保健用品网站、性生活用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证:赣ICP备13006296号

赣州春意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

国家级信息化示范试点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