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 查看我的购物车购物车中没有商品

收藏|

您好,欢迎光临春意谷!登录|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意文学院 >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181章茅厕尖叫(完整版)

浏览历史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181章茅厕尖叫(完整版)


春意谷 / 2018-08-07
    挂断电话以后,我连忙又给婷姐去了一个电话,得知他们已经安全抵达诊所,我心底稍稍松了口气,告诉她在那边等我,我马上就到。
 
    我赶过去的时候,涛仔已经包扎完毕,他手臂划了一大口子,缝了二十多针,好在没伤到筋骨,只是失血过多而已。这时候正在输液。
 
    婷姐则是坐在一张病床上,神色焦急,见到我她连忙问道:“陈平,汪伯怎么样了?”
 
    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我到那的时候人都走没了,没有发现汪伯。放心吧婷姐,汪伯这么大本事,应该不会有事的,我相信只要他安全了肯定会通知我们的,你别急。”
 
    “但愿吧。”婷姐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显得很疲惫。
 
    我朝她笑了一下,走过去把她搂在了怀里:“累就睡一会儿吧。”
 
    婷姐点了点头,把头枕在我怀里没多久就睡着了,连夜奔波了这么久,她一个弱女人确实很累了。
 
    “陈哥,总待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我们得尽快走,说不定文昊那王八蛋会找到这里就麻烦了。”涛仔一脸担忧之色。
 
    我点了点头,涛仔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
 
    “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就走。”说着,我把婷姐慢慢放缓到病床上,为她拉上被子,然后轻轻走了出去到外边放风。
 
    好在这一个多小时里倒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我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婷已经醒了,她揉了揉微惺的睡眼:“我睡多久了?”
 
    我笑了笑:“没多久,婷姐我们得走了,怕文昊找到这里。”
 
    婷姐站了起来:“嗯,走吧。”
 
    乘着夜色我们离开了诊所,走的时候我特意向诊所里值班医生道了谢,花大价钱雇了他的车子,一台老式捷达车,两千块一天,我直接给了他一万,租用五天。
 
    刚才放风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我打算把婷姐先送回老家去避一段时间,等这边处理得差不多了再把她接回来。
 
    所以刚上车我就跟婷姐说出了我的想法。
 
    “不行,这个节骨眼上我怎么可以扔下你们自己躲起来呢,不行,不行。”一听我说要将她送回老家,婷姐连忙摆手说不行。
 
    我叹了口气:“婷姐,现在文昊这王八蛋逼得很紧,他又跟江太东走得近,继续待在西街会很危险。只有你安全了我才有更多的精力去对付这些王八蛋,放心吧,只要局势稳定了,我一定过来接你好吗?”
 
    婷姐听罢,好半晌才咬牙道:“好吧,那陈平你一定要答应我注意安全。我等你来接我!”
 
    我点了点头:“一定。”
 
    当天晚上我开着车就把婷姐送回了老家,涛仔则是被我安顿在了王悦那边,跟黑子在一块儿。
 
    婷姐的老家距离江宁颇远,来回一趟得要一整天的功夫,一直到第二天傍晚我们才赶到地方。
 
    这里是一个小山村,叫“关家村。”村子里一共三十来户人家,大多都姓关。地处云南边境,大地名我也没作了解,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路难走,通往村里唯一一条的公路还是泥巴路,坑坑洼洼的,总共六七公里路,却开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在快要到家的时候,婷姐给她母亲刘梅打了一电话,告诉她我们一会儿就到,让她做点吃的等着我们。
 
    来的时候吃了一盒泡面,现在可以说是已经饥肠辘辘了,这一路上肚子没少叫唤。
 
    婷姐的老家是一栋两层老高的砖瓦结构房,迎面贴了瓷砖,四周墙壁都刷了白色腻子粉,看起来很美观。院落特宽,并排能够同时容纳六七辆大卡车停放,院子东头有四五块菜地,用栅栏围住了,里面种了些大白菜,涨势茁壮。
 
    院子西头则是鸡圈,里面养着十来只老母鸡。
 
    婷姐跟我说这些东西都是她奶奶走后留下来的,老人家念旧,不许她爸动这里的一砖一木一土,整个院落都保持原有的风貌。要不然以关洪的才势,盖栋小洋楼就跟玩儿似的,老人家不许,关洪也就由着她了。
 
    车子刚到门口,刘梅已经在那等着了。
 
    虽然在农村生活,但刘梅穿着打扮却一点没有农村妇人的样儿,上身一件时尚的貂皮大衣,大衣里面则穿了一件坠银穗的黑色性感衬衣,衬衣被胸前山峦撑得鼓鼓的,宛若两颗大电灯泡,格外惹眼。
 
    下身则是穿了一条四角短皮裤,皮裤脚边恰恰到达大腿根,丰腴的翘臀被包裹得玲珑剔透,美不验收。浑圆的美腿上缠着玻璃网黑丝袜,脚下踩着一双黑色高筒皮鞋,那时尚的样儿,一度让我以为踏进了大城市一般-----
 
    “小陈,你们来了。快进屋,饭菜我已经给你们做好了。”刘梅热情的上来招呼着,随着她的走动,胸前银穗敲在一起发出银铃般的声音,格外动听。
 
    不愧是婷姐的生母,哪怕将近五十,但仍然风韵犹存,一个笑容,一个动作,既成熟而婉约。我眼神每每接触到她,便让我一度失神不已,刘梅真是少妇之中的极品。
 
    我连忙把眼神从她身上移开了,她可是婷姐的母亲,我都想些什么玩意呢。
 
    别说,刘梅做菜的手艺真是不错,简单的几个农家菜,让我吃出了大餐馆的味儿。我美美饱餐了一顿。
 
    吃完饭已经接近九点钟了,连续开了十多个小时的车,我特疲惫,坐在木式老沙发上直打瞌睡。婷姐跟我差不多,她看了我一眼:“很累了吧?我去给你打洗脚水,准备房间,早点睡吧。”
 
    “嗯。”我应了一声,洗了脚,抽了支烟进房睡了。
 
    几乎倒下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是被尿意涨醒的,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我强撑着我床上爬了起来,穿了衣服出去撒尿。
 
    婷姐家卫生间并没有在室内,而是在室外。农村大多数卫生间都是建在堂屋外面的。
 
    一土坯建成的老式厕所,郁闷的是还没灯,一不留神没准能掉茅坑里也说不定。
 
    我连忙打开手机电筒,有些猴急的朝厕所跑,实在是太急了。
 
    土坯茅房并没有门,就一块薄薄的布帘隔着,我一把将帘子掀开,二话没说掏出家伙就欲放水。
 
    “啊-----”正在这时,一个女人忽然尖叫了起来。
 
    这一声差点没把我魂给吓出来,尿意顿时去了大半,我定睛一看,靠里面居然有人!

扫此文章二维码,使用手机阅读此文章或分享此文章给您朋友

用户评论(共26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近期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Copyright © 2007-2018 春意谷(成人网站、成人保健用品网站、性生活用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证:赣ICP备13006296号

赣州春意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