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 查看我的购物车购物车中没有商品

收藏|

您好,欢迎光临春意谷!登录|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意文学院 >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166章抱着我好吗?(完整版)

浏览历史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166章抱着我好吗?(完整版)


春意谷 / 2018-08-02
    “你今年多大了?”汪伯笑着问我。
 
    “二十三。”
 
    “二十三,还不晚。”汪伯喃喃自语,瞟了我一眼:“你真想跟我学八极拳?”
 
    我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想啊。做梦都想。”
 
    “好。那以后我就教你八极拳,也算报答你对关家的恩惠吧,不过有一条我可要事先声明,学八极拳容易精难,做我的徒弟我要求可是很高的,要是达不到我可会发火的。”
 
    反应过来,我连忙当场给汪伯跪下磕头,三拜九叩,喊了他一声:“师傅。”
 
    当即向他表态不怕吃苦受累,一定练好八极拳。
 
    汪伯点了点头,伸手把我托了起来:“咱们有师徒缘分但无师徒命份,你的拜师礼我接受了,但是不许叫我师傅,以后还是叫我伯伯吧。”
 
    “为啥啊汪伯?”我有些迷糊,这拜也拜了叩也叩了,临了不许叫他师傅,这多别扭啊。
 
    “刚才已经说了,命份不到。命份到了的时候,我自然接受,命份不到万万叫不得。”
 
    命份?我连命份是啥都不清楚,不过汪伯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像他这种宗师级别的人物,有很多性格和脾气特怪的人,就跟电视剧里的那些大侠高手一个样,总爱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
 
    汪伯坚持,我也就顺着他的意思了:“好吧,我听你的。”
 
    汪伯点了点的头:“嗯,从明天开始我就教你吧。小陈,现在你能把害死老爷的凶手告诉我了吧?”
 
    我紧紧盯着汪伯,好半晌才点了点头跟他说道:“害死关老爷子的凶手是他最亲的人——关丽!”
 
    “关丽?”汪伯浑身一震,一脸吃惊之色:“怎么会是她?她可是老爷的亲侄女啊,小陈这事你确定吗?”
 
    我肯定的说:“确定!往往最亲的人,出手的时候最让人防不胜防。不过汪伯,关丽虽然是凶手但是她也是被人指使的,文昊跟她不过是别人手下的一枚棋子而已,真正的凶手实则是陶红!”
 
    “陶红?”汪伯深吸了口气:“你这么说我终于明白关丽为什么敢害死老爷了,唉,家门不幸啊出了关丽这对狗夫妻!”
 
    汪伯咬牙切齿,迈过身来双眼囧囧的盯着朗朗夜空,自言自语道:“老爷,你放心走吧,凶手已经查到了,我汪百昌就算粉身碎骨也要为你讨回一个公道来的!”
 
    我没打扰他,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这一刻我终于深深明白了“情义”二字的含义,试问天底下如今能有几个能享汪伯这样的人?
 
    “好了小陈,我们回去吧。放心,我既然已经答应了你不单独行动就一定会履行诺言的。”汪伯朝我笑了笑说着。
 
    我点了点头:“嗯。”
 
    像汪伯这样的人只要开了口,就一定说话算数的,我倒也不担心他行动的时候不会通知我。
 
    重新回到房间的时候,刘梅已经休息去了,客厅里就剩下黑子他们三人和婷姐在场。
 
    “平子,我带汪伯去休息了,你们聊。有事招呼啊。”黑子看了一眼婷姐朝我露出一满含深意的笑容说着。
 
    我还不知道丫想的啥,想给我跟婷姐创造私人空间呢,我也是醉了。
 
    很快的,汪伯和黑子他们都回房休息了,就剩下我跟婷姐两个人,我走到婷姐旁边坐下。
 
    兴许是刚刚洗过澡的缘故,婷姐身上散发着一股诱人的沐浴乳香味儿,令人陶醉。发丝还未干全,有几缕紧紧贴在她靓丽的脸庞上,她伸手拨了拨:“陈平,现在能告诉了我吗?”
 
    唉----
 
    我叹了口气,瞧她这样要是我把事情原委告诉她,她今晚都睡不踏实也睡不着。不得已我就把事情经过原原委委给她阐述了一遍。当婷姐知道凶手竟然就是关丽时,一阵咬牙启齿,恨不得立马就去找关丽报仇,最后还是被我给硬拽回来的。
 
    “婷姐,我知道你气愤,但是报仇的时也不是一蹴而就就能完成的,得等机会。现在关丽在哪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动手?要动手最起码也得先把她的动向调查清楚了再说吧?你说是不是这个理。你放心,我既然已经答应你要帮你报这个仇就一定会说到做到的,听我的,先休息好不好,明天一早我就让黑子他们去调查这事。”
 
    婷姐看了我一眼,深呼吸了一口气:“好吧,我,我听你的。”
 
    “嗯,这就对了。我送你去休息。”
 
    我把婷姐送到了卧室,我正欲走,没成想婷姐上来就拉住了我:“陈平你别走,陪陪我好吗?我好害怕。”
 
    我伸手在她手心上拍了拍,安慰她:“没事的婷姐,我-----”
 
    正说着,忽然的,婷姐整个人扑到了怀里,她死死抱着我,把头埋在我的胸口,顿时哭了。
 
    这-----
 
    我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了,生平最见不得女人哭,没多大会儿,婷姐流下来的眼泪就把胸前衣服打湿了,她一直在小声抽泣着,我想跟她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我又忍住了,伸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心。
 
    哭吧,哭出来也好。
 
    一直抽泣了能有四五分钟,婷姐才止住了哭腔,抬起微红的双眼紧紧看着我:“陈平,姐现在一无所有了,你还会喜欢姐姐吗?”
 
    我点了点头,认真的说:“会。”
 
    婷姐笑了:“那你今晚不走了,陪我好吗?我要你抱着我睡。”
 
    呃-----
 
    我没想到婷姐会这么说,一时把我搞懵逼了,不是我不贪恋婷姐的美色,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对婷姐这样的女人产生那种冲动的,包括我。但是婷姐刚遭受了这么沉重的打击,要是此刻跟她那样的话,岂不是有些乘人之危的意思?
 
    “怎么不说话?你不愿意吗?”见我半天没说话,婷姐皱着眉头问我。
 
    “我,不是-----我愿意。可是----”
 
    “嘘。”婷姐伸出一根手指头放在嘴边:“什么都别说,抱着我好吗?”
手机微信扫一扫,使用手机微信小程序阅读此文章

用户评论(共26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近期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Copyright © 2007-2018 春意谷(成人网站、成人保健用品网站、性生活用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证:赣ICP备13006296号

赣州春意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

国家级信息化示范试点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