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 查看我的购物车购物车中没有商品

收藏|

您好,欢迎光临春意谷!登录|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意文学院 >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155章噩耗(完整版)

浏览历史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155章噩耗(完整版)


春意谷 / 2018-07-30
    说到这里的时候,婷姐有些哽咽,眼眶里布满了泪水,她一边哭一边说:“你知道当时我听到这话的心情吗?我拿着手机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我感觉天都塌掉了。为了所谓的执着和爱情,我整整守了三年,可到头来换回的不过一句婊子而已。”
 
    我没想到婷姐身上还有这种凄迷的故事,我一直以为她是一位无忧无虑的阔太太来着,乍然听她这么说,不知怎么的我心莫名像是被什么揪了一把似的,特疼。
 
    “婷姐,别太悲观了。这种男人忘掉也罢,生活还得继续不是?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小月月想一想啊,你应该振作起来。”我安慰道:“那个男人是谁?要是有机会我碰到他一定为婷姐讨个公道。”
 
    “他?”婷姐摇了摇头:“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他太可怕了,告诉你就是害了你。这件事你就别问了吧。”婷姐抹了一把眼泪苦涩的笑了笑:“不提了。还是说一说赵四喜的事吧,我不知道陶红的人为什么会出面帮你,但是陶红这个女人很危险,你要小心一点。”
 
    婷姐不愿意提,我也不能勉强她。
 
    “婷姐你知道陶红?对她有了解吗?”
 
    婷姐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人我是知道,但是跟她接触不深,我也是在去年我爸的六十大寿上见过这个女人一面,反正给我的感觉这个女人很危险,我从来没有见过有那个女人有她那样的眼神。”
 
    嗯?
 
    我有些微微吃惊,婷姐的老爸到底何许人也,居然能让江宁一姐陶红都去参加他的寿宴,能量不可小觑。
 
    “嗯,我会小心的,谢谢婷姐。对了,赵四喜怎么会和江家搭上关系的?婷姐你知道吗?”这个问题我很早之前就想问婷姐的,只是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而已。
 
    听到赵四喜三个字,婷姐一阵咬牙启齿,好半晌才跟我说:“这个王八蛋隐藏得很深,表面对我唯唯诺诺的暗地里却是偷偷对我爸爸大献殷勤,我也不知道我爸怎么就上了他的当给他引荐江家的,这事也是我近期才知道的,要是我早知道的话我一定会阻止的。”
 
    “就跟他离婚这事我爸也没少跟我唠叨,说赵四喜怎么怎么好,让我想清楚。我都不知道我爸被他灌了什么迷魂汤,为这事我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跟我爸说过一句话了。哼!这种道貌巍然的家伙,我现在就给我爸打电话,把他的恶性全都告诉我爸,看我爸还偏袒不偏袒的,我要赵四喜不得好死!”
 
    婷姐的手机被赵四喜踩碎了,他要我把我的手机借她打一电话,我一看时间都快接近十二点了,就劝她说很晚了,要打明天再打吧。估计这会儿老人家都休息了。
 
    婷姐想了想:“也是,就让姓赵的王八蛋在苟延残喘一天。”
 
    帮婷姐涂了药,眼看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向她告辞说我到楼底去睡。
 
    哪想婷姐忽然拉住我不让我走,说让我陪陪她,她一个人很害怕。
 
    我无奈只能答应了下来,伸手搂着婷姐,轻轻的拍着她的后心。婷姐身上有一种其他女人不具备的特殊魅力,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我内心会很温暖很踏实。
 
    当时的我没有一点那方面的意思,单纯的就想抱着婷姐。
 
    婷姐把头枕在我的手臂上,亲昵的依偎在我怀里,从我这个角度看去,恰恰能看到婷姐内衣里面那两座坚挺的圆润,胸脯上有些淤青,是赵四喜那混蛋欺负婷姐时留下的。
 
    我在心底发了誓就算钻进了陶红的圈套里,我也要赵四喜血债血偿!
 
    “陈平,你可以亲一下姐姐吗?”忽然的,婷姐睁开了双眸,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点了点头,俯身低头亲吻在了她的红唇上----
 
    本来我只想轻点一下就收的,但是婷姐的反应出乎了我的意料,她忽然双手紧紧搂着我的脖子,调皮的舌尖霎时钻进我的口腔很快就缠上了我的舌头,我脑袋一热,当时就懵了,反应过来以后,连忙紧紧抱着她跟她热烈的吻在了一块儿。
 
    我从来没有这么任性这么肆意的吻过任何一个女人,婷姐是第一个,也是我发自内心想去疼爱和呵护的女人。
 
    她身上有伤,我也有,我们俩都识趣的没有在做什么。就单纯的吻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跟婷姐吻了多久,感觉都快要窒息了,忽然的,就在这时别墅外门铃大响,伴随着还有几声苍老的呼喊音和敲门声:“小姐,快开门----砰砰砰----”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我们惊醒。
 
    婷姐先是蹙眉愣了愣,然后很快就从我身上坐了起来轻咿道“是汪伯,他怎么这个时候会来这儿?”
 
    容不得细想,婷姐红着脸对我笑了笑扔下一句“我下去看看。”跛着脚,急急忙忙就往楼下跑。
 
    我担心婷姐安危,连忙跟在她身后冲了下了楼。
 
    等下到一楼客厅的时候,婷姐已经把门打开了,只见一名银发苍苍穿着一身笔挺中山装的老头儿急急匆匆的冲进别墅,老头看上去大概五十多岁,但是眼睛却格外有神,行走间步履强健,丝毫没有一点老人的疲态,那势头反而比年轻人还要强上几分。
 
    不过就是脸色不太好,焦急而苍白。
 
    进屋以后他连看都没看我一眼,上前拽着婷姐的手就喊:“小姐,老爷出事了!”
 
    “怎么回事?汪伯,你慢点说。我爸他怎么了?”婷姐也是焦急不已,俏脸都吓白了。
 
    “老爷-----唉,都怪我不好,没有照顾好老爷,我对不起他啊。要不是我今晚没有守在老爷身旁,老爷也不会,也不会-----”说着说着汪伯苍老的脸上哽咽不已,却是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汪伯,我爸他到底怎么了?”婷姐急了,一个劲的椅着汪伯:“你快告诉我啊。”
 
    “老爷,老爷他驾鹤西去了-----”说完,汪伯无力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双眼无神,泪眼朦胧。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一个年迈老人流泪,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渐渐明白,原来世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没心没肺,走道上的也并非没有义气二字。
手机微信扫一扫,使用手机微信小程序阅读此文章

用户评论(共26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近期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Copyright © 2007-2018 春意谷(成人网站、成人保健用品网站、性生活用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证:赣ICP备13006296号

赣州春意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

国家级信息化示范试点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