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 查看我的购物车购物车中没有商品

收藏|

您好,欢迎光临春意谷!登录|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意文学院 >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142章硝烟弥漫(完整版)

浏览历史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142章硝烟弥漫(完整版)


春意谷 / 2018-07-21
    婷姐表现得一度很大胆,她先是上来帮我扶下了床,一只手举着吊瓶,一只手搀扶着我往卫生间方向走去。
 
    好在病房里就有卫生间,不用到外面挤公共的,要不然我还真抹不开那面子。
 
    进去以后,我就有些懵逼了,我的手还打着石膏,根本动弹不了,连拉开大门这事儿都做不到。
 
    羞得我一时不知怎么开口。
 
    兴许是看出了我的为难,婷姐咯咯直笑,没有说什么,上来帮我把拉链拉开了,当她的手从我裤衩子里伸进去的时候,我浑身一颤,只感觉我的那儿很快就被一双温暖的小手握住了,那种瞬间带来的舒服感让我舒服得直哆嗦。
 
    很快婷姐就帮我掏了出来,我深吸了一口气,闭着眼睛尽量不去想婷姐美妙的身影,想尽快完事闪人。
 
    但偏偏就是尿不出来,任我怎么使劲都没用,我草。
 
    一秒两秒还不怎么样,时间一长婷姐也纳闷了,问我:怎么了?是不是我在不好意思啊?咿,这小家伙咋还抬头了,咯咯----
 
    我尴尬不已,没发现我那儿居然又变大的趋势,我勒个去,这尼玛搞什么啊。
 
    要不是打上去疼的是自个,这会儿我真想狠狠给它几下子,尼玛的,这也太丢人了。
 
    呼呼----
 
    我用力深呼吸,让自己保持冷静,可没用,有时候你想这样吧,事情偏偏截然相反。就好比现在。
 
    我想冷静下来,但我的呼吸已经出卖了我,尴尬加焦急之余,下面居然高高挺立了起来,日。
 
    “咯咯----”
 
    婷姐笑得别提有多开心了,也不知道她是故意要捉弄我还是怎么着,就在我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她竟然伸手一下子就握在了上面,甚至还诧异的叫了一声:好大啊。
 
    我浑身直哆嗦,连说话都不清楚了,实在是这种感觉太难受了。本来吧,被一漂亮女人这么对待,哪个男人不高兴呢。
 
    可问题我就偏偏高兴不起来,主要是我一激动牵扯到手上的伤势,胳膊肘那儿一阵撕裂般疼,吓得我不敢再有任何动作了。本来我想伸手去拉或者抱一下婷姐的。
 
    察觉到了我面部有些抽搐,婷姐咯咯一笑:好啦不逗你了,我先出去你自己解决吧,好了以后叫我。
 
    我松了口气,要是她在这样挑弄我的话,别说撒尿了,我得吐血。
 
    唉,要怪只能怪我这双手难以动弹,要不然的话,也许能跟婷姐发生一点什么事也说不定。我得尽快让自己好起来。
 
    解决完生理需求,我敲了敲门,对着外面喊了一声:“婷姐,我好了。”
 
    婷姐推门进了来,笑着看了我那儿一眼,忍不住又调侃我:呀,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小了,要不要姐姐帮你刺激一下的。
 
    呃----
 
    我打了一冷颤哆嗦着:“婷姐,你还是饶了我吧。你看我现在这样子能经受得住你刺激吗?”
 
    “咯咯咯-----也是哦,你都快成木乃伊了做这事有碍身体恢复,不过你得答应我,等你好了以后可得好好陪陪姐。”
 
    我点了头,婷姐这才放过了我,帮我收拾好,重新扶我到病床上躺着去了。
 
    婷姐陪我聊了一阵天后,接到了一个电话,通话结束以后。婷姐面色有些不好的向我匆匆告了别就离开了医院,临走前我问她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婷姐说赵四喜找她谈离婚的事儿。
 
    离了也好,赵四喜这混蛋根本就是个人渣。
 
    自婷姐离开以后,直到我出院婷姐就没有再来过,我手能动的那一天我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但是她没有接,我以为她正在忙什事情呢,没想到很快她就给我发过来一条信息。
 
    信息上说她此刻在法院呢,不方便接电话。
 
    法院?我猜婷姐肯定跟赵四喜打上了离婚官司,要不然去法院干嘛啊。不过我也没问,这时候打扰她不好。
 
    黑子他们跟我一同出的院,算算日子,一共住了能有两个星期的院,现在闻到医药水的味道就想吐。
 
    “草。终于出来了,这尼玛住院比蹲局子还特么难受啊,这几天可把我憋死了,今晚啥话都不说了,先痛痛快快的醉一场再说。”黑子哈哈大笑。
 
    当晚我们就到烧烤一条街,美美喝了一顿,回去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飘的。
 
    又休息了两天我才回卡莲上班,让我疑惑的是,赵四喜并没有追问我这段时间去哪了,我猜这孙子肯定是调查到了我住院的事,了然于胸。要不然我消失了这么久,不得把他急死。
 
    公司里倒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倒是有件小事让我很疑惑,张敏居然被开除了!
 
    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我愣是半天没回过神来,这尼玛我前脚刚进医院后脚就让人给开除了?什么玩意啊?
 
    虽然我对张敏没有什么感情可言,但好歹人也跟我露水合欢过,怎么说我不问问情况也说不过去不是。
 
    就此事我特意问了柳娇娇,柳娇娇说这事是赵四喜决定的,她也不知道情况。
 
    赵四喜?
 
    好端端他开除张敏干嘛啊?难不成是因为我?
 
    查到张敏跟我走得近,担心我会把他的事泄露给张敏?我一头雾水,不过我也不会傻到因为这事就去找赵四喜理论,我能做的就是装傻充愣,谁叫手腕没人大呢,只能忍。
 
    妈的,等着,早晚有一天要把这孙子脑袋拧下来当板凳坐!
 
    晚上下班回去的时候,我正开着车呢,忽然的我的电话就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我接起:“喂,我陈平,哪位?”
 
    “陈哥,我是涛仔。黑子哥他不听我跟阿乐劝,一个人偷偷跑去对付黄老虎了。”电话那端涛仔急促的说道。
 
    “什么?黑子一个人去了?草!狗日的咋这么心急呢。”我顿感不妙忙问:“他什么时候走的?”
 
    “走了大概能有半个小时吧,我打他电话也打不通。都快把我跟阿乐急死了,陈哥你可得想想办法啊。”
 
    “放心,黑子是我兄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会不管的。你知道黄老虎家具体住址吗?”
 
    “知道。”
 
    “你把地址发我手机上,我这就联系黑子,有什么消息我打电话通知你。”
手机微信扫一扫,使用手机微信小程序阅读此文章

用户评论(共26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近期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Copyright © 2007-2018 春意谷(成人网站、成人保健用品网站、性生活用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证:赣ICP备13006296号

赣州春意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

国家级信息化示范试点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