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 查看我的购物车购物车中没有商品

收藏|

您好,欢迎光临春意谷!登录|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意文学院 >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140章婷姐的能量(完整版)

浏览历史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140章婷姐的能量(完整版)


春意谷 / 2018-07-20
    “尼玛的!老子让你叫,让你叫!”向太东怒不可视,提脚就照着黑子的脑袋猛踩,像条疯狗一般。
 
    黑子愣是咬着牙一声不吭,鼻子里,嘴里往外突突渗血。
 
    “向太东!我日你全家女性,有种冲老子来。”我眼红着,用力挣扎了一下,想上去弄死向太东,但奈何我被人死死按住根本冲不上去。
 
    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子被向太东蹂躏,却是帮不上任何忙,当时那个心情简直比死了还要难受。
 
    “吆,还挺有义气的哈。怎么,你也想弄死我?哈哈哈。”向太东大笑着,向手下使了一眼色,他的手下很快反应过来二话不说上来拽着我的头发把我脑袋扯得老高。
 
    “啪啪。”反手就是两个耳光打我脸上,火辣辣的疼。
 
    “让你特么嘴硬,草。老子打烂你的嘴,东哥也是你能骂的?”
 
    我被这逼扇得腮帮都快脱臼了,耳朵嗡嗡作响,迷糊得不行,从嘴里流出来的血就像一冰锥似的拖了老长,话都说不出来,此刻唯一能让我爽一些的就是死死用眼睛瞪着打我的这逼,我要记住他的样子,要是老子不死,来日死的一定是他!
 
    “还敢瞪老子,我草拟吗的。啪啪----”
 
    “拖出去废了他们的手脚,扔进垃圾桶。”打够了,向太东冷哼了一声吩咐手下把我们拖出去废掉。
 
    当时我脑袋一片空白,害怕?有一点儿。但是我脑袋已经晕沉得让我失去了思考能力,被痛觉刺麻木了,就连怎么被人拖出去的我都记不清了,眼皮很沉重。
 
    黑子跟我一样,如同死狗,连骂一句都是种奢侈。
 
    我只感觉我的背部被地板刮得生疼,身体跟风筝似的被人拽着往死里拖。
 
    突然的,就在我恍恍惚惚间,一道甜美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畔:“住手!”
 
    嗯?
 
    我有些意外此刻竟然有人敢站出来阻止向太东,不怕惹上麻烦吗?我努力抬高眼皮,朝发声地看了一眼。
 
    朦胧间只见一名身穿洁白晚礼服,头发高盘,气质高雅的女人正盯着我。
 
    跟她目光对视的瞬间,我心底一颤,居然是婷姐。我努了努嘴想开口跟她打声招呼,但是却虚弱得连喊句“婷姐”都相当吃力,无奈只得咧开带血的嘴唇轻轻朝她笑了一下。
 
    “你们几个把他们放开!”婷姐瞪了向太东手下,冷声喝道。
 
    “哪里来的死三八,滚一边去!”
 
    “啪。”婷姐二话不说,走到骂他这人身边,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到了他脸上:“没听清楚吗我让你放开。”
 
    “你特么-----啪。”这次扇他的不是婷姐,而是向太东。在看到婷姐的瞬间,向太东连忙从迎客厅那边出了来。
 
    向太东眉头大蹙冷斥手下:“关小姐也是你能骂的?给我滚一边去!”
 
    这名手下打了一趔趄,吓得连忙把我放开了,站到一旁哆嗦不已。
 
    “关小姐,你认识?”向太东看了我一眼,微笑着问道关婷。
 
    婷姐点了点头:“不但认识,我们关系还挺好,他是我的人。”
 
    嗯?
 
    向太东顿时眉头就蹙了起来,一双眼睛在我身上扫来扫去,似乎有些不相信。
 
    “向老大,我说什么你没听清楚吗?我说他是我的人。”
 
    反应过来,向太东连忙打了个哈哈:“原来是关小姐的人啊,那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这就放人。”
 
    “放人。”
 
    “陈平你没事吧?”刚被人放开,关婷走到我身边弯腰蹲下关心的问道我。
 
    我朝她笑了笑,咬着牙吃力道:“还,还行。死,死不了。”
 
    关婷看着我直摇头,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跟向太东说:“人我带走了,向老大你没意见吧?”
 
    “没,没意见。居然是关小姐的人,你随时可以带他走。”向太东想都没想说道。
 
    “婷,婷姐,求你帮帮我哥们。”我吃力的用眼看了看黑子他们。
 
    婷姐微微蹙眉,然后点了点头,正欲开口。
 
    向太东却是面露为难之色抢先道:“关小姐,你的人我已经放了,他们不是你的人吧?全放的话你让我很难做啊。”
 
    关婷笑了笑:“我让你难做的话,要不要我让我爸给你打电话?”
 
    向太东身体一震,立马就换了一副嘴脸讨好说:“这点小事惊动他老人家就没那个必要了,关小姐要带走尽管带走就是了,只要你在他老人家面前替我说几句好话我向某人就感激不尽了。”
 
    关婷点了点头:“让你的人帮他们扶上我的车。”
 
    向太东让他的手下把我们四人扶进了婷姐的奥迪q7里,婷姐架着车很快就把我们送到了市人民医院进行救治。
 
    当时我很疲惫,送进医院以后,我神经放松了不少,没一会儿就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睁开眼我就看到婷姐正坐在我隔壁病床上削着苹果,动作轻盈,宛如一只小燕。昨天晚上穿在她身上的洁白晚礼服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黑色的吊带连衣裙,如玉的莲臂暴露在外,肌肤晶莹剔透,粉里透红。
 
    她的脸上精心化了妆,很耐看。从她脸上丝毫看不出她是一位母亲,反而觉得她很年轻。
 
    不知怎么的,看到婷姐我心里莫名之间竟升起一股温暖的热流,这种感觉令我很亲近,很温暖,很舒服。
 
    “陈平,你醒了?”婷姐发现我醒了,连忙把削好的苹果喂到我嘴边:“饿了吧,先吃个水果吧。”
 
    我点了点头,在上面轻轻啃了一小口。我的手动弹不得,被打上了石膏,医生诊断说是骨头错位。
 
    “婷姐,谢谢你。对了,我那帮哥们儿怎么样了?”这时候我忽然想起黑子他们,忍不住问道。
 
    “他们住在隔壁病房呢,没事的,就是身体受伤颇重,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我放心不少。
 
    “陈平,你怎么会跟向太东杠上了?你知不知道他那种人心狠手辣的,你们区区几个人去找他麻烦不是找罪受吗。还好我参加朋友聚会路过那儿认出是你,要不然你这辈子就完蛋了。”
手机微信扫一扫,使用手机微信小程序阅读此文章

用户评论(共26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近期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Copyright © 2007-2018 春意谷(成人网站、成人保健用品网站、性生活用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证:赣ICP备13006296号

赣州春意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

国家级信息化示范试点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