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 查看我的购物车购物车中没有商品

收藏|

您好,欢迎光临春意谷!登录|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意文学院 >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90章冤家路窄(完整版)

浏览历史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90章冤家路窄(完整版)


春意谷 / 2018-05-27
    “玩死了?”我心里惊讶不已,能把人玩死,这特么得有多变态啊。
 
    黑子点了点头:“你是没见到那小姐的惨样,浑身光溜溜的,底下直冒血,肠子都出来了。那狗日的一刀从那儿捅了进去。”
 
    呃----
 
    “不提这个了,提起来我特么就火大。今天难得碰上,不醉不归啊。”黑子笑着跟我说。
 
    “必须的啊,算算我们得是有几年没坐在一起喝过酒了,这次得喝足。”我又跟他碰了一杯:“对了,你小子最近在干嘛呢?”
 
    “还能干嘛,我这一无技术二五长相的,除了瞎jb混做小白脸都没人要,你现在这场子就是哥们罩的,一会儿不许给钱啊,我黑子的兄弟过来吃顿酒还花啥钱的,一会儿喝够了,哥们给你找一洋妞试试,让你领教一下啥叫无底洞。”
 
    我有些懵逼:“啥无底洞?”
 
    “笨啊你,我说的意思就是进去了塞不满,你又不是不知道外国妞那玩意东方人吃不消嘛。没体会过吧?哈哈,看见没,就现在搁舞池表演排在第一的那个洋妞,俄罗斯来的,一会儿哥们给你安排啊。”黑子指着舞池前方一妞说道。
 
    我顺着黑子所指方向看去,一名身高在一米八左右的金发美女,外表靓丽,火辣异常。此刻正卖力的表演着,浑身上下就穿着一套三点一式装,那摇臀扭腰的动作,顿时吸引了不少看客们的尖叫。
 
    像慢摇吧这种地方,通常都会找一些舞女表演来带动现场气氛,这些舞女可以舞跳得不好,但是一定得长得妖艳,性感迷人。可以说凡是现在站在舞池上方表演的舞女,没有一个是丑八怪,全都是尤物。
 
    我眨巴了一下嘴唇笑眯眯的问他:“你狗日的不会是早就领教过了吧?你都用过了,还让我上,你真够哥们的啊。”
 
    黑子一下子脸忽然有些红:“我用个屁啊,你看那妞的身材和尺度,是我这种人能享受的?我估计没三四十分钟都不带下来的,有那功夫我找两学生妹都春宵不知几刻了。”
 
    “噗哧。”没忍住,我一口酒就飙了出来,想笑得不行。
 
    他这理论还真是颠覆了传统啊,精辟。哈哈。
 
    “别光顾着笑啊,来,喝。”黑子跟我关系一直很铁,开玩笑习以为常,从没红过脸。
 
    我们两人又喝了一阵,很快的一打啤酒就见了底,黑子又招呼人送来两打,一边喝酒一边吹着牛,不知不觉就喝到了十一点。
 
    我瞅着时间有些晚了,要了他的电话号码,准备闪人。黑子问我不试洋妞,这就要走了?
 
    我说试个屁啊,等有机会再说。黑子哈哈直笑,说我胆子太小了,死活拉着我说不试也行,一会儿给我介绍其他的舞女,还说有好几几个泰国货,给钱就能玩。
 
    架不住他的热情,我只好坐下来又跟他喝了一阵。
 
    正当我们喝得兴起的时候,忽然的酒吧门口进来一个人,看到这人时我就淡定不住了,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瞅着那边。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我咬牙切齿都想弄死的女人,王丽。这个死三八这个点了居然还来这种地方,找春?
 
    我心头想法刚刚出现,随后在她身后又跟着走进来两个人,我同样认识,黄毛两个王八蛋。
 
    三人进来以后,找了个桌就坐下去了,没一会儿就喝上了酒。期间黄毛的咸猪手没少在王丽身上揩油,王丽也没不高兴,反而跟他有说有笑的。
 
    真是一个贱人。我在心底怒骂。
 
    “你认识?”黑子用眼扫了一下他们问我。
 
    我咬牙切齿:“岂止认识,交情还挺深。”
 
    黑子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听你这意思有仇?想怎么样,你说了算。弄死弄残都行。”
 
    我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弄!”
 
    妈的,真是冤家路窄,也好,老账新账一块儿算了。有黑子的帮忙我不信弄不死黄毛那两王八蛋,怎么样对付老子的,今天就要怎么对付他们。我倒要看看没了黄毛两混蛋,她王丽能蹦跶起多高!
 
    黑子二话没说,抄起一啤酒瓶就往王丽他们那桌走去,我同样也抄起了一个,跟在黑子后头就走了过去。
 
    “砰。”王丽他们三人正喝得兴起时,还没反应过来,黑子手起瓶落一酒瓶就砸在了黄毛把兄弟脑袋上,顿时发出一闷响。玻璃碎渣四溅,鲜血顺着脑门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草尼玛的。”黄毛大骂了一声,一个纵身跳起来抄酒瓶想反击,我一个健步冲过去,二话没说一酒瓶就甩在了他的脸门上:砰。
 
    黄毛被我甩懵逼了,吃痛之下,身体顿时一下就砸在了酒桌上。黑子一只大手,快速的按住他的脑袋,不让他从酒桌上爬起来。另一只手,抄起桌上的酒瓶毫不犹豫的照着黄毛脑门就一通猛砸,我也火了,当时啥都不想就想弄死这王八蛋,疯了似的用酒瓶砸狗日的。
 
    “啊----”王丽惊恐不已,吓得直尖叫。
 
    “叫你麻辣隔壁!不想死给老子老实坐着,”黑子恶狠狠瞪了王丽一眼,吓得王丽屁股尿流。
 
    黄毛那个把兄弟,挨了黑子一酒瓶,抱着脑袋坐地上疼得哇哇直叫。我冲过去又补了两酒瓶,把这混蛋整个人给砸趴地上上气不接下气了。
 
    一打啤酒,愣是全被我跟黑子报销了,黄毛两人像条死鱼似的动弹一下都难。
 
    王丽已经吓得整个人都坐地上了,她认出了我,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扯着我的裤脚:“陈平,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我狠狠一脚把她踢开了:“老子就是弄死这两狗日的怎么着。你别急一会儿就轮到你!”
 
    在酒吧里闹了这么大的事,顿时引起很多人围观,看场的很快就赶了过来,待看到黑子后,这帮人很恭敬,有两个看场的还上来补了黄毛几脚。
 
    “我们黑哥在处理闹事的呢,大家都散了吧,该耍的继续不影响。”
手机微信扫一扫,使用手机微信小程序阅读此文章

用户评论(共26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近期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Copyright © 2007-2018 春意谷(成人网站、成人保健用品网站、性生活用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证:赣ICP备13006296号

赣州春意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

国家级信息化示范试点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