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 查看我的购物车购物车中没有商品

收藏|

您好,欢迎光临春意谷!登录|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意文学院 >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88章生与死的距离(完整版)

浏览历史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88章生与死的距离(完整版)


春意谷 / 2018-05-26
    说完苏玲表现得很随意,舒服得泡上了温泉。我站在一旁愣住了,这个女人居然把我调查得这么仔细?说不准肯定也把谢潇潇调查过了,我在酝酿接下来该怎么去回答她。本来我是有打算把她拿住,然后跑路的。但是现在我不敢有所动作了,来这里以前这老女人就已经给我下了套,我要是敢乱来,肯定会死的不能再死。
 
    而且她表现得又这么随意,我真是吃不准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了,一时我有些模糊不定的看着她,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好半晌,她抬头瞟了我一眼:“还没有想好?”
 
    我努了努嘴:“苏董,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居然把我调查得这么仔细想必我不用回答你也知道我进卡莲的目的。你这么问我有意思吗?”
 
    苏玲嘴角勾起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你小子倒也挺聪明,确实我不光找人偷偷调查了你,顺便把谢潇潇和赵四海这段时间的一举一动都调查了个清楚明白,你进卡莲公司的目的,我多少能知道个一二。谢潇潇居然能把你安排进卡莲,肯定她也知道了赵四海暗地里的那些勾当,想抓住姓赵的把柄,把他搞垮取而代之。毕竟卡莲前身是她爸一手创办起来的,她有理由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嗯?我一时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老女人居然能查到这么隐晦的事。
 
    “但是。”苏玲话锋一转,笑眯眯的盯着我:“她想得太美了,不知道这里面的水有多浑有多深,她想独吞姓赵的股权财产,痴心妄想。我问你那天晚上你偷潜进我家是不是听到了我跟佟湘之间说的话?”
 
    我想都没想,充楞道:“苏董跟佟总之间说了什么吗?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当时我是看到佟总离开,才悄悄摸进去的,我承认暗恋苏姐你的美色,当时我脑袋烧了只想着得到苏姐你的身体,其他的一概不想。”
 
    “到现在还敢跟我绕弯子?陈平,你是不打算活了是吧?你以为我跟你说了这么多就为了听到你这种敷衍回答的?你今天还能好端端的走出去?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但是你认为我苏玲会任由危险潜伏在身边让它萌芽?”苏玲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顿时心虚得不行,看来这个老女人不好糊弄,她根本不会相信。
 
    我豁出去了盯着她:“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呵呵。”苏玲冷笑了一声,盯着我一字一句道:“我想让你做我的一-条-狗!”
 
    “我这人喜欢的就是听话的狗,别跟我谈自尊,你在我眼里跟条狗没有什么区别,我动动手指头就能弄死你,让你做我的狗算是抬举你了。有多少人想做可没这个机会呢。”
 
    我双拳握得乍紧,恨不得一拳打爆她的脑袋,说我是狗?还这么理直气壮,麻痹的,真当老子不敢动她?
 
    “生气了?”苏玲一眼就看穿了我:“想干我?你尽可以上来试试,我看是你的拳头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下一秒,苏玲突然伸手朝浴巾里面摸出了一把黑漆漆的手枪,枪口直指我,很玩味:“对我来说杀你跟杀狗没什么区别。要说有也只有一点,杀了狗随便找个地方扔了就是,杀你无非浪费点钱而已。想试试吗?”
 
    枪口指上我的瞬间,我只感觉浑身凉飕飕的,一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虚感蔓延整个身体,我承认我害怕了,双腿轻微发颤,生怕这个老女人真的会开枪。
 
    我终于体会到被枪指着是什么样的一种滋味。以前看电视剧时,见到这种剧情还骂那些个被枪威胁得屁股尿流的人,但是轮到自己时,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感觉,人生来就一条命,要是尊严可以换回一条命,那又算什么?
 
    电视剧里英雄勇吞弹的故事,也只是一个故事而已。
 
    我吓得楞立当场,大气不敢喘。这个老三八居然有枪,什么时候枪这种东西这么常见了?
 
    苏玲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很玩味的看着我:“害怕了?”
 
    我心底不以为然,草,老子用枪指你脑门,你不害怕?
 
    “想活命路我已经给你了,做我的狗只要听话你能活,否则-死!”现在的苏玲简直跟妩媚妖娆全部搭边,完完全全就是一冷血生物。甚至于我都在想,谢潇潇跟她抢姓赵的财产是一件不明智的事,这个老女人手段真是太阴了。
 
    我想活命根本没得选择,只能被迫答应下来。当我说出“我做。”这句话时,我只觉屈辱得不行,感觉身体像是被什么掏空了似的。
 
    没想到我陈平活了二十多年,被一个老女人逼得做了“狗。”特么的,真是讽刺。
 
    见我识趣,苏玲一下子就笑了,收起了枪:“这样多好,非要逼着我做一些不女人的事,我很不开心。”
 
    苏玲冷瞪了我一眼,从温泉池里站了起来,光着脚丫子走到一旁软卧上擦干了身体躺了下去。
 
    “过来!”她用命令式的语气跟我说道。
 
    我有些心虚的朝她走了过去,不知道她要干嘛。
 
    “趴下。”苏玲瞪了我一眼,让我在她面前趴下去。我咬了咬牙照做了。
 
    没想到我刚趴下去,苏玲一只脚就踩到了我脸上,这一刻我体会到的不是她脚上滑嫩柔腻之感,而是深深的屈辱。她脚趾上涂着的玫瑰色指甲油,直刺得我眼里跟这颜色似乎的,紫中带着火红。
 
    她很用力的在我脸上踩了几下,然后把脚趾头往我嘴里塞,冷声命令我要我含。我死活不愿意,紧紧咬着嘴唇,不让她得逞。
 
    “吆。还挺有骨气嘛。”苏玲讽刺了我一眼,居然没有在为难我,而是把脚抽开了。
 
    我松了口气,这个老女人不光心肠狠,还是一个死变态。让老子含她的脚丫子,我去他么的,这比直接用枪打死我还要难受,老子死都不含。
 
    下一秒,忽然的,苏玲当着我的面撇开了双腿,因为我是正对着她的,而且角度又很低,很轻易的就看到了她里面风光,真空的,什么都没穿。那弯弯曲曲浓郁的毛发落在我眼里格外恶心。
 
    她想干什么?我心底紧张得不成样子。
手机微信扫一扫,使用手机微信小程序阅读此文章

用户评论(共26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近期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Copyright © 2007-2018 春意谷(成人网站、成人保健用品网站、性生活用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证:赣ICP备13006296号

赣州春意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

国家级信息化示范试点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