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 查看我的购物车购物车中没有商品

收藏|

您好,欢迎光临春意谷!登录|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意文学院 >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80章年纪大心不小(完整版)

浏览历史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80章年纪大心不小(完整版)


春意谷 / 2018-05-22
    草。我狠狠刮了一眼这个道貌巍然的老家伙,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他好了。
 
    特么年纪都一大把了,还尽想整些花花肠子出来。我都怀疑这老家伙能不能正常直立起来?依我看够悬,瞅他那瘦骨嶙峋,风吹不偏就倒的身体,我真想上去给他一脚。
 
    “王师傅具体你跟瞎子谈吧,我先去准备一下。”赵四喜撂下一句话后起身进了房间。
 
    “好的赵董。”
 
    赵四海一走,老学究就把我“请”进了他的临时房间,准确的说那个房间本来我住的,但是现在被这老家伙给占了。老家伙在我面前一度表现出一副高傲的姿态,对我态度极其冷漠。
 
    这不,刚进房间老家伙语气很傲的跟我说:“赵董患的这病是精神神经因素引起的,属于后天症状,我已经详细向赵董了解了当初患病的原因。他提出的刺激之法是可行的,这么说你听得懂吗?”
 
    老家伙很是得意的瞟了一眼我。
 
    啥精神神经因素引起的,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姓赵的不举,老家伙这是在向我卖弄医学造诣呢,我难得跟他争辩。
 
    敷衍着点了点头。
 
    “听得懂就好,你其实也不需要知道什么,我找你来就是明确的告诉你一会儿刺激赵董的时候,你负责为他做中式按摩就行了,其他的事不用你操心。依我从医教学二三十年的经验判断,赵董的病是完全能治愈的,以后怎么治疗由我一个人说了算,你所要做的就是配合我。”老家伙说的有板有眼。
 
    得,我总算明白赵四海为啥对他态度这么好了,搞半天尼玛是着了这老混蛋的道啊,太特么能吹牛逼了。
 
    谁叫人头上顶的头衔响亮呢,又是教授又是针灸名宿的,我不服也得服。
 
    我装模作样的说:“一切都听老先生的安排。”其实我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给他骂遍了。
 
    见我这么识趣,老学究得意的点了点头:“嗯,我休息一会儿。你先出去吧。”
 
    本来我还琢磨着这老家伙要是好商量的话,跟他商量一下让他放弃打谢琴的注意,经过刚才一番谈话,这老王八蛋根本不是那种好谈事的主,我打消了跟他和谈的想法。
 
    我也想过把这老家伙暴揍一顿,让他没能力去干坏事,但是想到后果我又不敢冒这个险。
 
    思来想去一时也没找到什么好的办法帮谢琴,老家伙对我又不感冒,我只得先离开房间。
 
    “陈平,怎么样了?你跟那老王八说了么?”我刚出房间,谢琴就连忙上来把我拉到一旁小声急问我。
 
    我摇了摇头:“不行,那老王八蛋对我不感冒,和谈是没希望了。”
 
    谢琴顿时就急了:“那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让我去陪这个老家伙吗?他这把年纪都可以做我爹了,你是没看到他那恶心的样子,昨天晚上这老家伙偷看我换衣服,悄悄背着我自己做那事,那变态的样子把我当场就弄吐了。陈平,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帮我想想办法啊,我求你了。”
 
    “我知道,你让我想想。”
 
    直接去找赵四海理论肯定是不行的,那混蛋根本不会跟你讲道理,动不动就拳脚相加。想来想去,办法还得从老家伙身上想。
 
    我一边想着一边问谢琴:“谢潇潇呢?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来?”
 
    “我猜姓赵的肯定是担心他逼迫我跟老家伙做那事会让潇潇生气,所以被姓赵的支在公司里了。刚才我打电话问过潇潇了,她说公司里事情还没处理完,要十点左右才能回来。”谢琴说道。
 
    这样?几个小时的时间,等她回来谢琴早被老家伙玩遍了。姓赵的算盘打的倒是不错。
 
    想了想我说:“我这里倒是有个办法,就不知道你用不用了。”
 
    谢琴忙问:“什么办法?”
 
    “老家伙不知道你已经知道赵四海要你陪他这事吧?”
 
    谢琴摇头道:“不知道。”
 
    “不知道那就好办了,这样,一会儿我想个办法把老家伙骗去你的房间,然后你就假装不知道这件事跟他聊一些病理方面的事,到时候老家伙肯定会对你动手动脚的,你就顺着他的意思可劲的配合他----”
 
    “要死啊,我都恶心死他了,你还让我去陪他,你到底有没有点良心的啊。”我话还没说完,谢琴就生气的打断了我。
 
    我无奈的瞟了她一眼:“我话还没说完呢,你跟他谈病理的时候你就问他有什么办法可以治疗艾滋病,然后你。。。。”
 
    谢琴一下子明悟过来:“你的意思要我装作艾滋布者?让老家伙自个害怕不敢碰我?-----不行,不行,这多丢人啊,我哪里有什么艾滋病,你这不是让我难做么。”
 
    我双手一摊:“你不这样也行,那我也没办法了,你好好考虑一下,是要装补是要让老家伙走你旱道。”
 
    片刻,谢琴咬了咬牙:“我装。”
 
    我就知道她会这么选择,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行,你先回房间里等着去吧,时间可不多了,你得演得像一点,回头我把老家伙骗出来的时候会给你微信提示。”
 
    谢琴点了头,回房间去了。
 
    我则是到老家伙的房门上敲了敲:“王师傅我瞎子啊,我能进来吗?”
 
    “不是说了我先休息的吗?有事快说。”老学究打开门一脸不悦。
 
    我跟他说:谢琴找你有点事儿,让师傅你去她房间一趟。这老家伙脸色瞬间转怒为喜,连谢谢都懒得跟我说一句,火急火燎的就往谢琴房间去。
 
    这个老色鬼。我连忙偷偷给谢琴发了微信提示告诉她老家伙过去了。
 
    等过了两分多钟,我悄悄摸到谢琴房间那儿,偷看里面的一举一动。
 
    谢琴这个女人也不傻,她肯定知道我会过来偷看,她特意把房间门留了一条小缝隙,我只要眯起眼睛就能看到里面什么情况。
 
    这时候我忽然看到,老家伙一只手手揽住谢琴的香肩,另一只手竟然朝谢琴领口那探了进去-----
手机微信扫一扫,使用手机微信小程序阅读此文章

用户评论(共26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近期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Copyright © 2007-2018 春意谷(成人网站、成人保健用品网站、性生活用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证:赣ICP备13006296号

赣州春意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

国家级信息化示范试点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