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 查看我的购物车购物车中没有商品

收藏|

您好,欢迎光临春意谷!登录|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意文学院 >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78章往前一步是天堂(完整版)

浏览历史

迷情的危险 陈平—第78章往前一步是天堂(完整版)


春意谷 / 2018-05-21
    谢潇潇白了我一眼:“要死啊,这里可是咖啡馆人这么多,你好意思我还不好意思呢,免谈。”
 
    “切,不知道谁上次在咖啡馆偷偷挑弄我呢。潇潇姐,我为你做这么危险的事,就今晚被人打这事,也是因为你才被打的,你就让我摸一会儿吧,我保证不乱来。而且这里面灯光这么暗,不仔细看谁知道我们在做啥的,多刺激啊。”我软磨硬泡。
 
    谢潇潇先是红了脸,然后摇了摇头,态度坚决,死活不让我碰她。
 
    我不断哀求,说不让睡,摸一下都不行?你肯定是忽悠我上当的。
 
    被我这么一磨,谢潇潇终于松动了,抬眼瞄了瞄咖啡馆四周,咬了咬牙对我小声说:别乱来这里人多。
 
    我敷衍着应了一句,迫不及待的跑到她座位上跟她坐到了一起,本来我们是对立而坐的。我们并没有要包间,此刻四周都是排立式的卡座,前后视线都被长沙发软座阻挡着。只要小心一点不会被发现的。
 
    刚接触到她的身体,一阵清香扑鼻,忍不住我就把她按在了沙发上,一时激动得无从下手。
 
    谢潇潇有些不耐烦的催促我:快点,给你三分钟的时间。
 
    那会儿我激动得直颤抖,感觉从王丽那寻来的不快,都不算啥了。隔着雪纺裙就摸在了谢潇潇的屁股上,上面紧绷,弹性十足,手感特别好。美中不足的就是隔着裙子,我偷看了她一眼,见她没有什么反应,我伸手直接从她裙摆底下探了进去,很快钻到她的腰间,轻轻的摸着她平坦而光滑的小腹。
 
    谢潇潇嘴里发出一声闷哼,生气的说:你要死啊,快一点。
 
    我无视她的表情,手掌朝上移,撑开她的胸衣,一下子就捏住了她的肉球。
 
    谢潇潇尖叫了一声,慌忙起身一把推开我,想要伸手打我,好在我早有防备,把她手接住了,我哭丧着说:这不让摸那不让摸,那你说我摸什么地方?
 
    她看一眼我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哆嗦着身体重新躺了下来,警告我说:快点还剩一分钟。
 
    我去,我这都没怎么弄呢,就过去两分钟了?
 
    机不可失,我连忙在上面又按又捏,那感觉别提多舒服了。
 
    谢潇潇脸色红透,逐渐把眼睛闭上了,喉咙里开始发出一些吭哧吭哧的喘息声。我琢磨着这女人是不是被我摸动情了,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发出这种声音。
 
    当下我躁动得不行,腾出手来就把她裙摆掀了起来,露出蕾丝边内内。
 
    谢潇潇惊呼了一声,连忙把裙摆又重新拉了下来:要摸伸里面去,别掀起来啊,被人看到了那可如何是好。
 
    好吧。我也不能表现得太过强硬了,只能顺着她的意思,悄悄把手探了进去,很快就摸到她温热的地方。
 
    我一度爽得想尖叫,那感觉别提有多舒服了,正当我打算更进一步时,谢潇潇若有所感的忽然睁开了眼睛,将我推开:时间到了,不许再弄了。
 
    我当场就傻眼了,这还没开始呢,说结束就结束了,我去。
 
    “你这不是耍赖吗?我才刚进去呢,你就不让碰了。”我郁闷不已。
 
    一边说着我一边想把手往里伸,可惜被她双腿夹住了,不让我得逞。
 
    谢潇潇身上有着对我致命的吸引力,跟她在一起我总是忍不揍莫名兴奋。
 
    这个女人不但长得漂亮,又性感妩媚,绝对的丽人女神典范。王丽在她跟前但是那气质就没法比,差太远了。
 
    她瞪了我一眼,态度很强硬:“不行,你不是已经摸了吗?要是你能尽快把我想要的东西给我弄来,到时候我就依着你给你想要的,让你好事成双。”
 
    我都想哭了,看着下面高高隆起的兄弟,心里像是被无数蚂蚁咬似的,难受得不行。
 
    一连喝了几大口咖啡才把那种情绪给压下去不少,谢潇潇看到有人过来了,连忙让我坐回去。无奈我只能照做。我们这个位置有些显眼,要是有谢潇潇熟人经过看到的话,总归不好。
 
    这时候我想到了赵四海找的针灸师,我问她:“对了,姓赵的找的针灸师傅怎么样?姓赵的最近有没有什么反常的行为?”
 
    谢潇潇说:“反常行为倒是没有,要说有一点我发现姓赵的最近很老实,几乎都没对我跟小姨怎么样,甚至这几天跟我睡一起的时候都表现得规规矩矩的。他找的那个针灸师我也不认识,听说是医科学院的教授,唉,陈平,你说姓赵的会不会后天突然就不逼着你跟我小姨做那事了呢?”
 
    “不会吧?不让我做,难不成他自己能做?或者让那个老教授?”我开起了玩笑。
 
    “要死啊,去去去,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你巴不得跟我小姨那样子呢。”谢潇潇瞪了我一眼:“我可告诉你,千万别乱来。我小姨的脾气可不好,她要是朝你发火我可拦不住。”
 
    我表面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其实心里想笑又不敢笑,谢琴把柄不说还在我手里,她都已经跟我发生两次关系了,还能朝我发火?
 
    “知道害怕了?我劝你最好到时候老实一点。”谢潇潇以为我真怕了,有些得意。
 
    “只要姓赵的不逼着我,我肯定老实。你以为我想那样啊,我又不是一变态。”我说道。这话确实是实话,逼不得已我真不想那样。
 
    “哼!”谢潇潇冷哼了一句:“这还差不多。”
 
    接下来她喝了两口咖啡,说时候不早了就走了。我则是很贱的,把她喝剩下的咖啡全喝完,才出了咖啡馆。
 
    回到家以后,简单的用消炎水擦拭了一下被黄毛两王八蛋弄的伤口,躺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第二天是周六,不用去上班,寻思着好好补一觉呢,没成想十点多的时候电话就响了。
 
    我拿过一看,居然是赵四海给我打过来的,当下一惊,连忙接起装孙子说:赵哥好。
 
    电话那头赵四海语气很冷漠,充满了命令式的口吻:“陈瞎子,今天晚上八点准时过我家来,有事差你。”
 
    怕触怒他,我没敢问什么事,连忙答应下来。
 
    挂断电话我忍不住再想,难不成这王八蛋提前要我跟谢琴做那事刺激他了?
手机微信扫一扫,使用手机微信小程序阅读此文章

用户评论(共26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近期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Copyright © 2007-2018 春意谷(成人网站、成人保健用品网站、性生活用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证:赣ICP备13006296号

赣州春意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

国家级信息化示范试点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