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 0
  • 查看我的购物车购物车中没有商品

收藏|

您好,欢迎光临春意谷!登录| 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春意文学院 > 短篇幻想小说系列之《天啊,充气娃娃怀孕了!》

浏览历史

短篇幻想小说系列之《天啊,充气娃娃怀孕了!》


花和尚卤汁深 / 2018-03-19

   (一) 

  这是2037年七夕情人节之夜,大街上弥漫着甜腻腻的浪漫气息。
  邹翔走在街道上,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一只手拿着一瓶嘉士伯啤酒,漫无目的地瞎逛着。街道两旁的小店挂满了五彩缤纷的装饰品。一个眼睛好像霓虹灯的机器人腰间披着彩带,正笑容可掬地给路人派发着糖果。一对一对的情侣从身边擦肩而过,女孩们手里都捧着一束鲜花,一脸幸福。一开始他还装作若无其事,要么淡然地看着他们秀恩爱,要么把头扭向一边打量商店里的商品。可渐渐地他发现自己实在无法忍受,于是加快了脚步想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天是情人节,距离他和之前的女朋友分手三年零五十八天。
  他感觉自己好像泡在装满了粘稠的糖水的池子里,吃力地迈着脚步。大概过了十多分钟,邹翔终于走出了这一片被鲜花、气球和甜言蜜语包围的商业区。他叫了一辆出租,一头钻进车里。他感觉到一种解脱的快感,就好像刚喝了一大口太甜的蜂蜜,正头晕脑胀地腻味着,忽然一杯清水摆到自己面前。然而,这种清爽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
  在每次回到住宅小区之前,邹翔总要经过一条弯曲昏暗的小巷。他本身就是个胆子不大又想象力丰富的人,平时经过这里经常是提心吊胆的。尤其是时不时从路边窜出一只老鼠或者一只猫扒在墙头叫唤,总能让他心跳加速。他转过第二个弯的时候,借着月光看到前边十多米的地方停了一辆红色小车。现在已是深夜两点,有谁会在这种地方停车?不会是要打劫吧?邹翔不由得心里一紧,小心翼翼地靠着路的另一边往前走。走近一些时,他好像看到小车微微颤动了一下。这个在情人节落单的可怜男人继续加快脚步,又看到小车晃动了几下,这次更明显了。经过小车的一刻,邹翔的左耳听到车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呻吟,扭头一看,车身一上一下有节奏地颤抖着。他的心里长舒一口气,心里随即骂道:“妈的,这对狗男女!”这样想着,脚步却并不放慢下来。车里的女人叫声越发高亢,听在耳朵里感觉象有一只顽皮的猴子在用爪子挠着自己的胸口。邹翔近乎小跑似的快速逃离了这个“浪漫的作案现场”。
  回到家里的时候,舍友们都已经入睡。住在卫生间旁那间屋子的小两口估计此时已经进入了甜蜜的梦乡。隔壁的唐柯平时总会关起门来玩游戏到很晚,现在他屋子里的黄色灯光也已熄灭。虽已是深夜,但邹翔还是想先冲个热水澡,上床之前他需要让自己平静下来。
  热水让他全身舒畅了不少,头脑也清醒了一些。躺到床上的时候,他特意让黄色的床头灯微微亮着,这样可以让他的心里感到一丝温暖。然而,闭上眼睛之后,他却发觉毫无睡意。刚才在小巷里红色小汽车里传来的声音又似乎在耳边回响起来,脑袋里也想象出许多车子里不堪的画面。邹翔翻来覆去,血管里好像爬满了一只只蚂蚁。终于,“腾”的一下,他忽的坐了起来。
  邹翔坐在床上扭动了一下酸胀的脖子,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智能手表。他嘴里呼了一下气,算是发泄了一下心中的压抑,然后按开了手表的电源开关。他很快进入了网络商城,有些焦躁地浏览着各种商品。每当邹翔感到压抑或是沮丧的时候都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到网上买一些用得着用不着的东西,有时是巧克力或者夹心饼干之类的零食,有时是手串、烟灰缸等小玩意,当然,在少数情况下,他也会一时冲动买下什么按摩沙发之类的庞然大物。正翻动着页面的时候,忽然一个身材火爆的性感女郎出现在手表屏幕。
  那女郎穿着红色吊带连衣裙,伴着有些暧昧的舞曲,扭动着曼妙的身材跳着诱惑十足的舞蹈。点进去一看,原来是智能充气娃娃的情人节特惠专区。里面的娃娃款式真多,从金发碧眼的白美妞,到小巧玲珑的东方美女,再到黝黑野性的非洲女郎。特别款还包括许多女明星形象的娃娃。看着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人工美女,邹翔先是扑哧一笑,但很快又转念一想:为什么不买一个回来体验一下?他为自己产生这样的念头有些吃惊,毕竟充气娃娃这样的词还是从来没在自己的人生字典里出现过的。但他又转念一想,做人不该总是因循守旧,有时候,生活也需要来一些新的改变。何况,这两天这个品牌的充气娃娃正在八折优惠。邹翔又有些诡异地笑了笑,因为他自己都还觉得这事有些荒唐。但最终,他还是挑了一款喜欢的娃娃,点击了购买键。做出决定之后,他忍不住笑出声来,倒回床上,双手枕着脑后望着天花板,心中生出几分兴奋和期待。

  (二)


  第二天早上,叫醒邹翔的不是闹钟,而是一阵阵急促刺耳的门铃。邹翔惺忪着睡眼开了门,是他的快递到了。
  兴奋地签了单,刚才还笼罩着他的睡意瞬间烟消云散。顾不得刷牙洗脸,邹翔就关起房门拆了包装盒,动作竟神秘兮兮地有些蹑手蹑脚。简单的看了一下说明书,他马上拿起娃娃,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又拉上了窗帘。“呼——呼——”,邹翔大口的吹着气,娃娃一点一点膨大起来。他心里咒骂着自己那该死的肺活量,急切地等待娃娃完全充满气的一刻。过了大概足足一根烟的功夫,他才大功告成。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他看着卧在床上的娃娃,一时竟愣了神。前凸后翘的性感身材,玲珑的五官,白皙细腻的皮肤,自然逼真的神态,乍一看像极了一个性感尤物正躺在自己的床上。这样的场景,此时看起来有些荒谬离奇——邹翔从没想象过这样的一幕。开了电源开关,娃娃竟然眨了几下眼睛。邹翔试探着伸出右手去抚摸她腿上的仿真皮肤,娃娃娇羞地说了一句:“别这样”。他吓了一跳马上收回手,站在一边继续欣赏着这个人造女神,回味着刚才手接触皮肤时那足以乱真的感觉。
  接下来的几天,邹翔开始不断盼望夜晚的到来。原来的他是一个很难老实呆在家里的人,总会找各种理由到外边晃悠。而现在,他和唐柯一样,晚饭后饭碗一扔就钻进卧室关起门来。只不过,一个是玩电脑游戏,一个是玩另一种游戏。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纸包不住火,鸽子的孩子长得像乌鸦一定是有了外遇。(后半句纯属胡编乱造)尽管邹翔十分小心,晚上睡前都把房门管好,窗帘拉好,因为充气娃娃有时或有简单的发音,他还会打开电脑音箱播放些音乐来掩盖,但是舍友们似乎还是发觉了一些异样。汉娜的到来,好像还是冥冥之中给宿舍带来一些莫名的神秘气场。对了,汉娜是邹翔给娃娃起的名字,土不土洋不洋的。而邹翔的心情在这几天也好像愉快了一些。做饭洗碗都情不自禁地哼起歌,还主动多倒了几次大家的垃圾,甚至还破天荒的拖了地板。
  善于察言观色的唐柯看出了这蛛丝马迹,心想这个平时懒惰得很的家伙最近这是怎么了。于是,在某天邹翔洗碗的时候唐柯从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嘿,哥们,你是不是交新女朋友了,瞧你这开心劲儿。”
  邹翔被小小吓了一跳,否认道:“没有啊。”
  “没有?我怎么有一天好像听到屋里有姑娘的声音啊。”唐柯这人有些没心没肺,常常是心直口快。
  “怎,怎么会?你是听错了吧。”邹翔有些尴尬地说。唐柯笑着转头走开,一边说道:“好吧,就算是我听错了,哈哈......”而事实上,唐柯确实没有听清什么,邹翔的保密工作也不是形同虚设。幸运的是,虽然舍友们隐约感觉到一丝异样,却完全没有发现具体是怎么回事。这倒也再正常不过,谁没事会想象得到,一个高度仿真的智能尤物几天前已经开始和自己的舍友同床共枕了? 
  说到女朋友,邹翔不由得又想起之前的女朋友。人倒是挺漂亮,有点像高圆圆,可就是太难伺候。平时照顾稍有不周就给脸色看,什么约会迟到做饭太咸忘记生日,只要犯点错误,女朋友就要使性子。不是恶语相向,就是让邹翔吃闭门羹、剥夺其一切“男友福利”,整个一个典型的野蛮女友。都说有时候交个女朋友不如养条狗,邹翔对此深有体会。而现在,他又有了新的感悟,交女朋友不如养条狗,而养条狗又不如买个充气娃娃充气娃娃多好,外表像女神,性格似贤妻。想听她说话的时候声音温柔甜美,不想听的时候关掉开关顿时安静可人。没有唠叨只有撒娇,不会吵架不会冷战,想要“啪啪啪”的时候随时“待命”。无生理期、无情绪低潮期、无冷淡期,除了不是真人,简直几乎堪称完美。
  然而,说汉娜不是真人,似乎又武断了些。事情还要从她住进邹翔的房间后两个多月的一个傍晚说起。

  (三)



  当时邹翔想要把汉娜从壁橱抱出来透透气,这些天又闷热又潮湿的,他担心这充气娃娃受潮发霉。可是当他抱起娃娃准备将她放到沙发上时,竟发觉她的身体在抽搐。当娃娃斜靠在沙发上时,她竟又开始干呕了。
  这是怎么回事,邹翔心里满是困惑。他起初以为是娃娃的电路或是内部程序出了点小故障,可是检查开关却发现电源并没有开通。他给娃娃换了一下姿势,将她的双臂放平避免她的胸部受到压迫。可是汉娜并没有停止干呕,情况反而更严重了。最后,她竟然哇的一声,吐了邹翔一脸的不明液体。邹翔先是一惊,然后闻到一股不能算臭但也算不上香的气味,于是立刻钻进卫生间拧开花洒,将污物冲洗掉。 
  接下来的日子事情更是走向诡异的轨道。走向发觉汉娜的小腹一点一点鼓胀起来。难道自己买到了伪劣产品?难道她的所谓高科技新材料没多久就会膨胀变形?单纯的邹翔还在往产品质量的思路去分析,这也难怪,一个正常思维的人打死也不会去想象一个充气娃娃怀孕是个什么事儿!
  在不得要领的思考摆弄了几天之后,焦躁的他首先想到了到购物网站上去留言反映,可是店家说,他们的产品都是拥有专利的原装正品,无假货,次品率几乎为零,而且现在已经过了保修期和退换期。邹翔拍下照片发给卖家看,卖家说这不管用,得看实物。几经交涉无果,邹翔郁闷至极。可是后来的一个晚上发生的事才真正要把他逼疯。
  那天邹翔抱着汉娜入睡,天气有些微凉了,他贴着娃娃的肚皮,感受着她的体温。忽然,他感觉汉娜的肚子噔地颤动了一下,没过多久,又颤动了一下,接着是两下、三下......邹翔抓狂了,他猛坐起来拧亮台灯,趴在床上俯身盯着娃娃。眼珠子瞪得都快要掉出来了。
  可是任由他如何打量,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事情必须由它自身的发展来揭开谜底。一天晚上,邹翔正迷迷糊糊准备睡着又还没睡着的时候,隐约听到旁边的汉娜说了一句话。一开始他没听清,但后来娃娃又说了两次。他听清了,大惊失色——汉娜说:“亲爱的,宝宝踢我了。”

  (四)


  邹翔努力冷静下来安慰着自己:没事,这大概是这个智能型充气娃娃的程序设定,先让娃娃肚子逐渐隆起,再让她说些相关的话,好让人感觉她真的怀孕了。这一切都是为了让用户的体验更真切更有趣。
  可是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事情太逼真了,汉娜的呕吐,肚子一点一点地胀大,隔着肚皮感受得到她肚子里真的有东西。邹翔从床上跳起来走到床头柜翻出娃娃的说明书,就着微黄的灯光读了起来。前边都是关于汉娜的一些参数和功能介绍、使用说明等,没有太多特别的东西,但在末尾有一行小字:个别用户使用后,娃娃的肚子可能会隆起并发生呕吐,这是怀孕后的妊娠反应。请不必惊慌,停止使用、妥善保管,必要时求助专业人士。
  什么?妊娠反应?怀孕?这也太扯了吧?邹翔在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厂家能不能玩得更嗨一点?干脆再派工作人员来为我和汉娜补办一场婚礼得了,免得生下宝宝让他成了私生子,厂家还可以再赚一笔婚礼策划服务费。
  邹翔拿起手机给娃娃隆起的肚子拍了几张照片发到了购物网站上,然后留言质疑这款产品。想想觉得还不妥当,又照着产品册子上的电话号码给厂家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大妈的声音,听了邹翔的述说之后,对方撂下一句:“听着,别瞎闹,你这种人我们见多了。买我们产品的有几个是正常的?不是无聊透顶的就是心理变态的,要么就是压抑久了精神分裂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购物网站上的留言也有了回复:“我警告你,别捣乱,你p了照片想来栽赃我不知道吗?我们卖出好几千个娃娃没有一个出现这种情况。再来诬陷我们就告你!”
  邹翔像个软柿子一样坐进沙发里,脑子里一团乱麻。这时候汉娜又开腔了:“亲爱的,宝宝踢我了。”而且一说还停不下来了,反反复复絮絮叨叨。气恼的邹翔拿起枕巾把她的嘴扎起来,可无济于事,她还在娇滴滴喋喋不休。邹翔不耐烦地向她吼道:“别啰嗦,踢就踢呗,大不了过几天生下来了就不踢了!”几近崩溃的邹翔坐回沙发,想起娃娃说明书后边的话——必要时求助专业人士。“对啊,为什么不能带汉娜去医院做个检查?做个B超不就一切都清楚了么?”邹翔在心里想着,“对,就这么办!”

  (五)



  邹翔立刻起身收拾东西,可是忽然愣住了。眼看着这个性感尤物身上只穿着比基尼,肚子还隆得老高,总不能抱着她招摇过市吧?
  他找来当时的包装盒,将娃娃小心翼翼地装进去,还顺手塞了很多塑料泡沫防止娃娃在移动中受到撞击。可是那包装盒也是高调得不行,性感的金发女郎横躺着,一脸妩媚地笑。幸运的是,当时快递的牛皮纸包装盒还没有扔掉!邹翔庆幸自己还不是一个收拾房间很勤快的人,否则这个盒子早就当废品卖了。于是他又在外面套上了牛皮盒子,打量了两眼,外表朴实无华,再普通不过的一个长条型盒子。邹翔这才放心,收拾好东西,抱起盒子出了门。盒子在手臂里感觉还挺沉,明显比买来的时候沉了许多,难道娃娃肚子里真的有东西?邹翔不敢多想。
  叫停一辆出租车,邹翔直奔附近的医院。
  坐在车上,邹翔的心里七上八下,他设想着到了医院的情形,不知到时候如何开口。
  司机看他神情有些不安地紧紧抱着一个长条形的大纸盒,有些好奇地问:“网购了什么好东西啊,哥们。”
  “呃,没什么特别的。”邹翔心不在焉地回答。
  司机不识趣,继续打探:“该不是买给女朋友的洋娃娃吧。我上个月给女儿也买了个洋娃娃,也差不多这么大个,比她高两个头呢。她真是喜欢,天天晚上抱着睡,娃娃肚子都被压扁了。”
  邹翔尴尬极了,声音含糊地说:“嗯,师傅,还有多久才到啊?.......”

  (六)


  候诊室里排队的人不是太多,都是挺着肚子的女人,她们有的独自一人玩着手机,玩着智能手表,有的则相互闲聊着。邹翔找了一个空位,怯生生地坐了下来。
  旁边两个聊得正欢的女人一下子停了下来,用好像打量外星人一样的眼光看着邹翔。邹翔手里抱着大长条盒子,两颊燥热通红,眼睛不知往哪看,只好去盯着地板。
  终于轮到邹翔了,他抱起娃娃,侧着身子小心地挪进了诊室。大夫抬头瞄了他一眼说:“媳妇呢?”
  邹翔坐下来,神情慌张,支吾着说:“我没,还没媳妇。”
  接着邹翔开始语无伦次地诉说起这天方夜谭一般的“故事”。它本身就是个不太会说话的人,上学的时候每次发言都紧张得结巴。好不容易,他才把事情经过说明白。
  那大夫摘下老花眼镜,上下打量了一下邹翔,问道:“你多大了?”
  "呃,31了。”
  “做什么工作?”大夫的视线仍然没有离开他。
  “呃,自由职业,画画的。”
  大夫喝了口茶水继续问:“最近,工作不忙吧?”
  邹翔有些奇怪这大夫怎么问这些,但还是回答:“有一点忙,最近,单子不是太多,有点压力。
  “嗯,在这边有家人么?”大夫继续平静地问。
  邹翔开始感觉事情不太对劲,回答道:“大夫,怎么回事,我来检测怀孕的,你怎么问这些,我在这边没有家人,就我一个,怎么了?”
  大夫又喝了一口水,重新望向他说:“我怀疑你是不是产生了幻觉,这些天,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或者,夜里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梦?”
  “没有啊,好好的有什么幻觉?我说的都是实实在在发生的。充气娃娃肚子一天一天变大,还恶心呕吐了。不信,我打开给你看看。”邹翔一脸委屈地解释。
  “不用了,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你家人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大夫有些不耐烦了。
  “什么,你以为我疯了?!我没疯!我打开给你看看,你看了就相信我说的话了!”邹翔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去打开盒子。
  可是大夫却一点不在乎,反而提起电话拨打起来。
  邹翔翻出充气娃娃,可是没等他把娃娃拿到大夫面前,门就忽然一下打开了。两个穿着白大褂的走进来,架住了邹翔。
  邹翔一面挣扎着,一面大喊:“我没疯!我没疯!你看看,娃娃的肚子真的大了。我没说疯话!”
  可是两个“白大褂”不由分说,紧紧抓住他的两个胳膊让他不能动弹,大夫也从座位起身,一起抓着邹翔把他推出了诊室。

  (七)


  邹翔被塞进一辆医疗车,经过二十多分钟的路程,被送到了另一所医院。
  下车之后,邹翔很快意识到这不是一所普通的医院。院子里很多病人在散步、健身或是坐在凉亭里休息。他们有的神情呆滞,有的相互争吵不休,有的则独自一人傻笑。很明显,这是一家精神病院。
  邹翔这时候反而冷静下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冷静地闹腾,事情可能反而更遭。他也听说过有的人被错当成精神病人送进医院,结果越反抗越是被当成疯子。所以他渐渐地不再反抗,反而思考着如何摆脱这个困境。
  进诊室之后,护士给邹翔量了血压、体温。大夫则静静地坐在办公桌注视着这一切,好像这一切跟他不相关似的。过了一会儿,护士给邹翔打了一针。邹翔虽说十分不情愿,但他清楚,事已至此,盲目的辩解并不明智。大夫一边看着邹翔打针一边接了个电话:“嗯,好的,是的,明白了,嗯嗯......”后边的话,邹翔就听不太清楚了,昏昏沉沉的睡意如同夜幕般降临。
  醒来的时候,邹翔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墙壁被粉刷成天蓝色的小房间里。这蓝色看着很舒适,让人想起地中海风格的咖啡馆的墙。周围没有太多东西,只是天花板正对床头的地方装着一个摄像头。米黄色的窗帘随着微风轻轻拂动,窗外是护士们聊天和小推车上瓶瓶罐罐的撞击声。邹翔想爬起来,却感觉浑身无力,脑袋沉得好像戴了一个金属头盔。
  他使劲眨了眨眼睛,想看清楚周围的一切。发生的这一切真的是真实的么?会不会是幻觉?医生问他最近有没有过幻觉,他说没有,但眼下的一切却像极了幻觉。刚才在医院做孕检的时候,那医生怎么那么武断,就算自己说的事情荒诞离奇,但打开盒子看看难道会让他少半根毫毛?一点也不听他的解释,还那么干脆的把他送到精神病院来。这边精神病院的大夫也算奇葩,上来也不问诊,直接就给他来了一针。这一切好像是荒诞剧的情节,根本不像真的。对了!汉娜还留在医院!怎么办?!他们会拿她怎么办?是拿她去做检测还是就随手扔到垃圾桶?
  就这么胡思乱想,有一搭没一搭地在脑子里展开离奇的情节,邹翔迷迷糊糊地睡去......
  清晨医院的垃圾场,一个穿着性感挺着大肚子的充气娃娃躺在垃圾堆旁,正在痛苦地呻吟。
  正好路过的清洁工大妈看到这一幕,脸上浮现惊讶和慌张混杂的表情。她丢下扫把,跑过来把充气娃娃扶起。娃娃的呻吟越来越激烈,猛然“啊”的一声尖叫后,一个婴儿从她的下体钻了出来。那婴儿一脸的羊水,哇哇哭着,肉乎乎的大鼻头像极了邹翔。
  充气娃娃痛苦的呻吟加上婴儿的哭声,引来了越来越多的路人围观。人们一个个站在旁边惊讶得目瞪口呆,指指点点,议论和惊呼的声音几乎要盖过了娘儿俩的声音。渐渐地,医护人员也来了,护士们忙里忙外,现场乱成一锅粥。
  “不是!不是我的孩子!放开我!”邹翔惊叫着,猛睁开眼,天花板上的监控器仍然呆若木鸡地悬挂着,天蓝的墙壁仍是那么的静溢。原来是一个梦,还好,只是一个梦。

手机微信扫一扫,使用手机微信小程序阅读此文章

用户评论(共26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近期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Copyright © 2007-2018 春意谷(成人网站、成人保健用品网站、性生活用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证:赣ICP备13006296号

赣州春意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

国家级信息化示范试点项目